利玛窦神父的一封信

利玛窦神父的一封信

利玛窦神父(P. Matteo Ricci,1552-1610),意大利人,天主敎耶稣会传敎士,受葡萄牙敎会的派遣,先后到印度和中国传敎。

下面的译文摘自利玛窦神父给科英布拉的耶稣会传敎士埃曼努尔·德·戈埃斯神父的一封信,内容有关大莫卧儿王国和印度的消息。

莫卧儿王(1)是北印度(据说传敎士圣贝尔托拉梅乌在那儿传布福音)的君主,他的帝国的疆域向南几乎延伸到北回归线,从坎贝到孟加拉;向西以新德河即印度河与波斯王国分界,虽说他的一个兄弟在河的对岸还有一些产业,但得向波斯王进贡;向北一直接近北纬35°,与鞑靼人的国土接壤,他们也是这个种族的后裔;最后向东是一些很高的山脉,山的名字我现在记不起来了。总之足以构成一个巨大的正方形。年复一年,这位国王日益看淸了他自己的穆斯林敎的虚伪,便希望改变信仰。有一些葡萄牙人在他的国土上处理神事,他因此对我们的神事有所了解,认为那是好事,表示想要重用他们。

他非常敬重并且多次地亲吻一张圣母像,我不知道这像是怎么到了他手里的。他还对基督敎徒关怀备至。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得知有一个敎士,一个学术浅薄的人在孟加拉。他下令召见敎士,并且给予他那么好的款待和礼遇,简直令人不敢相信。但这个敎士写给果阿的大主敎的信件尔等可以一读。敎士开始敎国王学习葡萄牙语,并且已经敎会了他第一个单词,即耶稣基督。国王用这个词向葡萄牙人问候,善心的敎士则回答说「耶稣基督保佑陛下。」

今年,他派了一个为人非常谨慎的大使去果阿,带去了给总督、大主敎和敎省首主敎的信,并下令把信件译文收入信札年鉴。在信中,他特意请求敎团派遣两名神父前往,为此,他给神父们送来了两匹骡子,并向他们许诺,一定给予非常高的款待和礼遇,像保护他本人一样保护他们,什么时候他们愿意回来,就让他们满载报酬和荣誉离走。他在信中没有说是否想成为基督敎徒,但是说去的神父应通晓我们的宗敎,并随身带去有关的一切宗敎书。

据葡萄牙人特别是一个名叫佩罗·塔瓦莱斯的(此人据说后来被国王任命为通辖孟加拉一些地区的总督)给我们写信说,他们不能看到内心,但从外表的一切迹象来看,国王似想成为基督敎徒。大使受到了我们这一边的欢迎。我们的人民已经知道他来请求的是什么,尽可能地款待他,就像接待一个总督似的。正好舰队的大部分船只停泊在海口,因为他想从海上人口,他们就到距城二、三里格(2)的圣地亚哥迎接,鼓乐齐鸣,把他接到码头,又从那里送到宫内,总督率全体贵族在宫内迎候。他也是第一次来拜访我们的敎团,向敎省首主敎送上信(或称敕谕)。我们盛情地接待了他,让他看屋里所有的东西,看敎堂以及祭台装饰,在敎堂里还为他演奏了风琴,唱了歌。我们这儿有制作非常精美的法衣,我们甚至让修士们穿上仪服,戴上仪冠,手执主敎的权杖,等等不一而足。后来我们把他带到修道院,这是一座豪华的建筑物,跟科英布拉的那座一样,已经完工了。他去了图书馆、药房、医疗室、修习所、菜园、磨坊和餐厅。在餐厅用点心时,给了他很多东西,但他为了不给随从们做出坏的榜样,不愿在那儿喝酒。然而他请求把东西送到他与修道院毗邻的住处。所有被参观的地方都布置得富丽堂皇,大人一定能够想像得出。

最后,他去了学生们的住处,他们为他跳舞,用我们的语言和他们的语言即波斯语唱歌,这点使他感到惊奇。他们还为他演奏了钢琴和提琴,总而言之,我不认为在葡萄牙会有更隆重的款待。这一切震动了他的心,他说那座修道院是个小城市,并对神父们的款待频频致谢。从那以后,他做任何事都听取神父们的忠告,他常常来修道院,来敎堂,甚至跟我们一起听课。今年,我们的哲学家开了一个中型班,我们的人有十六个至十八个参加。当他们莫卧儿人来敎堂时,把鞋子脱在门外,然后去主祭台,特别是去圣母像那儿伏卧着作祈祷。当我们在家里给大使看圣母遗物和圣卢卡斯的圣母像时,他看了又看,说那是活人。

我们的罗多尔福·阿瓜维伐神父和生在波斯、懂波斯语的弗朗西斯科·恩里克斯神父被选中去完成这一使命。第三个人选,先是挑了曼努埃尔·特谢拉神父,其后医生们断言他的疾病会使他在半路上丧命。后来挑选了若奥·德·梅斯基塔神父,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行了。总之,我们不知道究竟是谁去。敎省首主敎带领大使和上面提到的其他几位神父去巴森了,说到巴森后再决定。他们随身带着普拉蒂诺(3)的整部大型圣经。此书因为装帧和烫金极其考究,一定带有很大的权威性。鉴于很多原因,现在决定派三个人去,比对方请求的多一名,但是我们不知道是谁。如果在所有的船只开航以前,我知道了一些消息,当即函告大人。

这就是关于这个伟大的事业所进行的一切。我们大家都非常高兴,我们热切地盼望全印度的改宗能顺利进行,但是困难仍然重重,大人等切莫以为已大功告成,因而不再为此向我主祈祷。我必须说明,这些人是穆斯林,还有,魔鬼也在这些事业中设置障碍。这个国王占领了其他大部分王国,我们尚不知他拥有多大的权力,即使他皈依了,还需要使他的手下人皈依。主是伟大和万能的。因为国王已经说过,要建造一座像果阿的圣保罗敎堂那样的大敎堂,我以为,我们的人决定不急于给国王洗礼,而是请求他恩准建立敎堂传敎,即从基础而不是从屋顶开始建造楼房。根据信札年鉴,大家以为在神父们到达以前,国王不会放走他召去的那位敎士,但是孟加拉的船只现在到了柯钦,有消息说他已经回去了,建了一座圣保罗敎堂,并获准传敎、洗礼,热情非常高涨。赞美我主!

我不知道我是否比一开始答应的写得更长了些。考虑到大人一定乐意知道这儿所发生的一切,这点使我忘了刚开始写信的目的,现在就长语短说吧。已经跟伊达尔公(4)建立了和平,对于这个王国来说,是非常体面的和平。他们归还了我们在果阿的萨尔塞特,那儿的改宗成果最大。伊达尔公王国的正统继承人梅阿利的一个女儿改宗了,他本人被赶出了伊达尔公统治的地区旅居果阿。人们赶着去海峡修建一座要塞,因为我们得到确切的消息,说阿比尼西亚王把所有的土耳其人都赶出了国土,这些人得不到同族人的帮助,因为波斯王对土耳其人非常不好,这点尔等比我更淸楚。他已是整个海岸的主人。修道长还不知道我们的主敎的死讯,也不知道这事,拟在今年派三、四个神父去那儿。

若译·费尔南德斯神父怀着极其良好的愿望去了马卢科。苏门答腊方面,马蒂亚斯·德·阿尔布克尔克希望占领它,所以现在来到了印度向总督请求人员,因为国王及其所有的继承人和大部分贵族都染病仙逝,还有四万多黎民百姓死于瘟疫。这些都是杜亚尔特·莱唐神父现在带来的最新消息,他是马六甲的修道院长。三天前,他与马蒂亚斯·德·阿尔布克尔克来到柯钦,还给我们带来了来自日本的伟大消息。日本五国中主要的君主丰后王改宗了,关于详细情况,大人将从察访神父的信中得知。我们很起劲地在信里写上这条消息,以便让大家分享这一巨大的喜悦。在马六甲,已经为此举行了宗敎游行,在这儿柯钦,城里已经响起了钟声,我们正组织一次隆重的游行。在佩斯卡利亚海岸,靠近孟加拉的那一边,已有一千来人皈依基督,而在这一边的特拉凡哥尔,国王下令烧毁了三个敎堂。过后,他恢复了理智,又下令由他出资重建,因为执行这项残酷决定的行政官至今双目失明。据他说,失明的原因是因为烧了敎堂和企图烧毁一个十字架,但由于上帝显灵,这个十字架一直没有烧着。当时在场的基督敎徒现在以极大的热忱又把它树了起来,倍加敬仰。在这儿柯钦附近,正如大人所知道的,有圣多美的一羣老基督敎徒,好像就是那个传敎士发展的,后来,传敎士去了佩斯卡利亚海岸,在那儿殉敎。

迄今为止,他们一直由亚美尼亚的主敎管辖,所以,必须对他们进行察访和登记。现在,在柯钦女王的赞许下,一个叫西梅翁的人当上了那一敎区的大主敎,旣没有敎皇的圣谕也没有证件,只有一批异敎徒支持他,但他们的下属均为基督敎徒。首席大主敎阿布拉昂是敎皇庇护四世派来的真正使者,虽说是个好人,但不允许我们的人进入他的敎区,现在由于惧怕西梅翁,遵从上帝的旨意,跟他的副主敎、他们罗马敎会中一个颇有影响的人一起,站到了我们这一边,更加公开圣事。他们已经像葡萄牙神父一样穿戴(刮去胡子),做弥撒时穿的仪服跟我们的一样,在弥撒上送圣饼,不像从前那样送圣餐面包。送圣体时对敎徒一视同仁。他们做圣事的次数比以前频繁,现在又加上了迄今没有过的坚信礼和终传,并按我们的方式建立敎堂。

今年,他们写信给敎皇和殿下,说这两个敎会除了语言,没有任何差别,因为他们是用卡尔德乌语(5)做圣事的。他们还说要采用我们的一切礼仪。如果从罗马给他寄来书藉,他就要把弥撒书、祈祷书和罗马新每日祈祷书翻译成卡尔德乌语。对于这种做法,他们的人是满意的。他们听起来就像听拉丁语弥撒一样高兴,正如我们看到的,在某些宗敎仪式中,他们希望用拉丁语做弥撒。在这种场合,我们的人又是唱歌,又是奏乐,热闹非凡,敎徒们个个兴高采烈,热情高涨。

一五八○年一月十八日于柯钦

王锁瑛 译

注释

(1)指莫卧儿王国君主阿克巴(又译亚格伯)。

(2)一里格约等于五公里。

(3)Platino(1520-1589),著名的法国印刷出版商。

(4)葡萄牙印度文化硏究者称俾查浦尔(Bijapur)和巴拉加特(Balgate)的伊斯兰敎国王为伊达尔公(Idalcão),意为“贤明的可汗”。

(5)卡尔德亚人的语言,卡尔德亚是巴比伦的古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