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当针灸遇上点穴,一位中医大师就这样诞生了(油麻菜对话路新宇——回归中医十年的学习心得)

◇杂谈◇当针灸遇上点穴,一位中医大师就这样诞生了(油麻菜对话路新宇——回归中医十年的学习心得)

感知

时间

油麻菜:大名黄剑,纪录片工作者,摄影师,正安聚友会联合发起人。寻访记录中医第8年,走访世界各地上千位优秀中医,油麻菜一直在路上。

品读

心得

路新宇:中医养生文化学者,职业中医师,经络养生专家,正安文化特约老师,立志要在正安开设100期《经络课》课程。著有《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季节养生经络有道》、《上班族身体保养指南》。

有人说,

人生太短,

想要做的事情太多。

不如先,

品读一下他人的人生经验。

油麻菜

原来我在电视台做,刚开始做的就是直播节目。现在我觉得信息非常方便,我们可以做一些很简单很快速的交流,虽然面前有这么多的朋友,背后还有成千上万的人同时在分享,我觉得我们该做的事情可以做更多,可以把很多东西,通过我们的对话、寻访、记录传递出去。

我回想一下我的8年前,8年前为什么开始做这件事情?当时父亲病得很重,然后就开始想赶紧去找生意,找能够解决大问题的人。所以很辛苦那时候,一边在化疗一边在满世界的找更好的医生,更厉害的能够解决问题的医生。随后父亲走后,我在做纪录片,我是临时报了一个审题,我说我要拍中医。为什么呢?在医院化疗、手术做得差不多以后,他们都说你去找中医,听说中医治病很好用的。那个时候就开始去寻访记录中医,我都记得我当时给电视台报的第一个选题叫《经络传奇》,很高大上。如果我要是可以拍到这个经络,而且可以像武侠一下,到一个山里头,深山老林找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跟我说一下。万一不小心哪一天拍到了,我觉得那个对我是极大的幸运,所以我报了这一个选题叫《经络传奇》。

路新宇

但是一直没拍出来是吧?

油麻菜

这就是我后面要说的。大家看过越狱,麦克在监狱里面线路图纹在身上,我想要是有谁能把经络图纹在自己身上,很清晰很清晰,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我在现实生活当中一直找,越找越觉得有点迷茫,有点不确定,有点含糊。我觉得路老师,你为什么会从经络开始做起?我当时第一次见到路老师,也是8年前在北京国子监,那时候你家的小家伙刚刚出来。

路新宇

很小。那时候我们只开了一个办公室。

油麻菜

所以我当时听到有这么一个人,他开始在做经络,我心想看上去虽然一头白发,但是挺年轻的一个人,他讲经络会讲成什么样子,他会走到什么程度。我已经折腾了那么一阵子,我发现好像很难表达。我做电视的,你教我电视镜头怎么表达出这个经络。

路新宇

你看这。(此时指向针灸铜人)

油麻菜

这是别人画的吧,我很置疑,到底是这边进来,这边出去,它凭什么在会宗穴和支沟穴这个地方一个急拐弯,我带着很多的好奇。我觉得这个我暂时搞不清楚,我就慢慢的离经络远了一点,可是这个问题一直放在我心里,我很想把这个能够弄明白。

所有的中医说经络、气血是我们中医的根本,我们吃药进去,药吃下去在身体什么地方走了一个八卦,然后过了多长时间又去了哪里,太奇妙了,可是我永远看不见。

那时候看着刚刚开始一头扎进经络怀抱的路老师,我其实心里多少有一点看热闹的心理。所以我那天问他,你是为什么变成你今天这个人,不一定说你多厉害。你是一个诚诚恳恳的东北人,为什么在中医的门口兜了几圈,最后又跑到这个门口,从最低的一个台阶,爬到这么些年,又遇见了谁,又想到了什么,发现你看到的这些经络的现象和经络的图跟过去看多的是一样的吗?我今天特别希望,能够听到路老师讲讲他的故事。

路新宇

非常感谢油麻菜,我们每年都会见一次,他很忙我也很忙。我个人觉得,其实有的时候也是很莫名其妙,就像我们喜欢中医,今天在场的女同胞居多,我相信镜头外面朋友、网络那边的朋友也是女同胞多一点。喜欢中医朋友要么就是身体不舒服,要么就是心里不舒服,我就当年就属于心里不舒服的。

考中医大学是完全很意外的一件事情,非常非常意外。我们家是铁路之地,整个系统里面就是铁路小学、铁路中学,当时初中毕业的时候,考到县城重点高中,我们一个铁路中学里面只有5个人,不是别人学习不好,是因为大家多数去考技校,铁路技校或者去接班了。尤其那个年代,刚好很多企业破产,而铁路的工资还在涨,大家就觉得孩子你以后就从事铁路。

后来我问我母亲为什么支持我读大学,我妈妈就讲他们是在大学初一、初二的时候文革了,内心当中是有一个大学的梦想,他们没有去读大学,所以想要在我身上,实现他们过去的梦想。我在大学报志愿的时候,志愿非常干净,全是铁道学院,子承父业也好。结果我们班恰恰分来一个,那时候有一个叫定向的指标,比如说一个县里面分100个定向的指标各个什么学院,然后这个学校要给每个班分排,避免都考好的,然后被别的县抢走了名额,导致升学率下降。结果恰恰,我们班分来一个长春中医针灸专业的定向,我的班主任就说我的学习成绩还可以就让我去。我跟家里人商量,家里的意思是反正也不耽误什么就让我报上。

油麻菜

我以前遇见中医的都是说自己小的时候有一个老和尚摸摸后脑勺说学中医好。你是个老实人,说自己是被分配的一个,很实在。你当时一点都不了解中医吗?

路新宇

一点不了解。当时我父亲说学中医也挺好的,有一门技能,他希望我学中医,未来绝对是前途无量的。有一天来了通知书,说长春中医的针灸专业录取了。我到了学校,一上来第一年就是解剖尸体,我觉得可怕,福尔马林的味大。所以第一学期,一上学回去就跟我妈讲我说我不读了,我说我再去学习,因为中医临床学5年,我说我再去复读考,考了以后还是1998年毕业。我妈妈说算了算了,你去吧,我就去了,所以我在大学里面,基本上是以玩为主的。

后来我在给福建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们作报告的时候,我说大家请放心,我大学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好好学习,但是还是有希望的。

之前跟油麻菜在厦门聊天的时候我还说,在2007年无路可走情况下,刚毕业几年的时候,我不知道人生的方向了,所以我当时是心理问题,这个头发是愁出来的,不可逆的。

油麻菜

我记得还有一个谁,在耶鲁大学的演讲,他是讲了一半,被人拽下来了,他讲你们多傻,你们快要毕业,你们已经来不及了。但是你知道世界上最有钱的是谁吗?比尔盖茨、乔布斯大学都没毕业。所以路老师很有幸,在大学里面没有好好读书,然后在社会上又混白了头。为什么突然间,又钻进了中医的门,钻回了中医的怀抱。

路新宇

我觉得人生总是有一点点的指引,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佛家有一句话叫:“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已经到一百尺高的竿头上,你觉得可能就要死了,掉下去就要死了,可是他给你机会。恰恰是2007年8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我在我们北京公司开会,中午就随便在董事长书架里看了一本书,叫《求医不如求己》,很多都是看那本书入门的。当然同样的书不同的人看可能感受不一样。多数人看了这本书可能会查到心脏不好应揉揉内关、头疼揉揉昆仑可能是这样的想法。我当时拿到那本书的一刹那我就觉得原来穴位是这么大的作用,我是学针灸临床的一直以为要针刺,原来点穴也可以。

我在回归之后,我就想到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做一个互动,比如说我们一直觉得经络不直观,比如说它是中国人的人体解剖图,可是它在哪里?肩关节到肘关节,大家注意肘关节以下先不管的,就从这里肱二头肌这一段,画好中轴线之后,另外一只手握拳,我个人是喜欢把中指稍微突起一点点,然后沿着刚好画好的这条线,就从肩关节开始依次的敲击到肘关节。大家注意有两个动作要领,不要着急。现在这个时代都是很容易着急的。我在微信上也是这样,发一个三句话的群通告人们可以看完,你要发六句可能只看完前三句后面意思都没有看。

油麻菜

快进了。

路新宇

你真的快进了之后就走到歧途里面去了。

两个事情:一个是发力的角度和线是垂直的;另外一个是力距不要超过3厘米,你很短才可以打得很精准。现在可以了,从上到下,依次的用你的力气,敲击到肘关节,使点劲不怕,打不坏的。应该在肱二头肌的上臂段会有一个强烈的痛点,多数人会有。这个位置平时好像都不太疼,但是今天感觉来了,然后你换到右手试一试两边是对称的,前提是要放平。这时候大家注意,如果够不到,你就低一点这样击打也可以。

现在很多朋友,我互动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这个位置是不疼的。因为它心包和我们情绪关系是最密切的。

油麻菜

我们的心都坏了。

路新宇

你只要不开心就坏了,所以它这个疼痛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心包节是有堵塞的,找到这个痛点以后怎么做了,就是按和揉。

大家回去可以给家人做一个试验,你把你先生的手拿过来,击打这个位置他就疼了。我们线下课,学生回去一操作,先生就说都疼。其实我们每个人是带一个实验室来的,我们可以做实验的。可是很多自学中医的朋友,自学经络的朋友,会有一个很痛苦的事情,你不知道这个穴位找得准不准,按了半天不知道是不是对的。因为你没有感觉,所以你就开始疑问。其实有的穴位,如果经络是通畅的,它是没有反应的。痛它代表的是不通畅,这可以让我们很直观的找到经络上的反应,你就可有的放矢了,而不是从上到下排一边。

油麻菜

找到反应跟你后面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路新宇

找到这个痛感也是很意外的,当时看了那本书之后,觉得我人生有点希望,可以通过中医帮到别人。但是我已经毕业9年了,那时候我的大学同班同学已经有当副教授的了,所以从临床上我要和他PK,或者在临床上去努力我觉得来不及。当你想一件事情的时候,老天有时候会帮你一下。

有一次右侧的下牙疼痛,牙疼是分上下牙的,下牙是走大肠经,上牙的是胃经的。刚刚我在一个群里面聊天,有一个人问了我牙齿痛揉合谷没有感觉,没有反应,没效果。我就问他,你是上牙还是下牙,他说我是上牙,我说上牙找胃经可能效果会好一点。我当时是右侧,这里面表述不清楚,你要去看《黄帝内经》里面有一篇叫《经脉篇》,其实古人是先有了文字的记录,后有的图形,绘画出来这个图。

而且大家有一个什么误区了,特别喜欢看到在肢体和躯干上有形穴位的联系图,其实它的身体里面,往里面走的线路,对我们了解身体的机理,以及疾病发生的病理的作用更大。比如说咽喉这个位置,有七条经络往这边走,这个是看不到的。你看肾经只能画到这就没有了,但是肾经它在里面会走的,脾经也是,脾经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脾经有一条线是往这里走的。所以我特别希望,有兴趣的同学,去把《黄帝内经》找来读,那里面都是古人给我们的指路牌。

油麻菜

你在大学里面,没有学这些吗?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兴趣呢?

路新宇

学了,我学第一学期就是背,背阴阳。阴阳的问题,当时让我很苦恼,对一个理科生来讲,当时学中医是很有困难的,而且第一年我们还解剖尸体,所以你看到的和古人讲的不一样。然后第一学期背的经脉,都是强制性背下来的,为了考试而背的。

当时下牙的疼痛,我就找到合谷去了。合谷穴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一摁基本上都会摁到那块肉上去,其实合谷不在那块肉上,它最准确的定位是在第二掌骨的中点处。我们大家可以把虎口向上,虎口向上之后第二掌骨,在掌指关节和大拇指延长线这个长度这是第二掌骨,它一半的地方,我们可以把拇指,或者是指尖关节放在这里。放在这里之后,要求你垂直向下发力,点揉的时候是用最小的半径,向下去拧,绝对不能是蹭。

油麻菜

合谷很奇怪,我看到很多扎针都是往合谷走的,它是大开关吗?

路新宇

它是个大的开关。刚才说我牙疼,我右侧牙疼,我找右侧的合谷去,可是点揉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痛感,所以第一个反应是没有得气。其实针灸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你要和身体呼应起来,我们针刺最忌讳的是像扎在豆腐一样,一扎下去噗嗤就进去了,提出来还是噗嗤的感觉,那么你这针就白扎了,因为你没有和你的身体进行呼应。呼应的时候,会有一种如鱼咬钩的感觉。

什么叫没得气,没有得气是因为气可能堵在上面了。那我们开始就有动作了,比如说我们现在虎口向上,前臂像我这样微曲45度,保证你的手臂是立起来了。其实现在手臂,肘关节和腕关节这条线就已经是大肠经的线路,就是立起来这条线。然后可以用刚才我们的工具,重点从肘关节开始,垂直发力敲击到腕关节,注意力矩不要超过3厘米,要抡起来打。多数人是在肘关节下面三指宽处会有一个强烈的痛点。注意手臂不要倒,立起来,在这个地方会有痛点。

油麻菜

手三里。

路新宇

对,这就是不太有名的手三里。我找到这个点一敲那种疼痛让我吓一跳,我从来没想过身体是这样疼的,因为堵在这儿了,这边是没有得气的,我就开始揉敲,敲了一会再去这边痛感就减轻了,然后在去揉合谷的时候,感觉就来了,它就疼了。一会儿揉揉合谷,一会儿揉揉手三里,过一会儿它这个痛感就消失了,牙就好了。

油麻菜

对。我前阵子采访王雅医生,她说艾灸的时候,你最好要给他按摩、推拿,让它的气走通一下,否则你在这个地方做文章,某一个穴位一直灸它,其实上下是没有相通的,堵在十字路口,你要把后面的车先堵一堵,你前面的车先开走一个道理。

另外呢,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一个爱喝酒的父亲,到了后面,说自己最近酒量非常好,怎么喝都不醉。有一个医生说,其实你是出问题了,原来你会喝醉的时候,身体自我保护的机制和体系在那个地方,会提醒你不要喝了,你要吐掉,赶紧睡觉去。当你变得麻木以后,这时候已经放弃了管理,已经全部失去了抵抗能力。

路新宇

说到喝酒,你怎么这么有情绪?

油麻菜

自己曾经痛过,自己印象非常深。

路新宇

所以这个痛是怎么来的,我刚才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们平时这个位置是不疼的,但是我们今天击打了三下,下面的气血被你刺激了,我们可以动手让身体里面活跃一点,结果它活跃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地方堵了,所以你气血足的情况下,才可能去猛烈的撞击堵塞点,这种疼是由内而外激发出来的,这就证明你气血不足。

我还遇到过酸的。比如说我给梁老师做过,他就是酸的。酸说明气血也在活跃,可是它力量不够了,你就需要增加能量。比如用药,补气补血的去提升。我还见过严重心脏病,但是没有任何反应,那其实挺严重。

所以我们大家要感谢身体,给我们这个信号接受它,接受它之后怎么办呢?就是按、揉都可以。其实人体本来是智能的,你只是给它倒演了一下,这个疼不是打出来的,和力量大小是没有关系的。

油麻菜

如果它该疼的话,轻轻一揉都很疼。

路新宇

是的。我们今天记住了这个动作,记住了这条线路,记住了我们这个感受,然后你才可以和身体去对话。太疼了怎么办?揉也可以。甚至说一直有个念头,你轻轻的触摸它,应该也是可以的。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