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凉凉送给杨宗纬。

一首凉凉送给杨宗纬。

文/陈鹿

盘底的洋葱像我 来自杂乱无章 00:00 04:38

聊聊这首歌:

第一次听到《洋葱》,是在高中的校园广播上。

那时候中午刚放学,按惯例学校的广播就会播上一些少儿儿歌,那天破天荒地播起了流行乐,其中一首就是杨宗纬的《洋葱》。

杨宗纬的声音,很抓耳,很复杂,有颗粒感,可是并不会因此而让人感到粗糙,相反,他有种可以把不同的歌演绎出不同味道的能力。

唱《洋葱》的时候,他像一个备胎;

唱《馋》的时候,他像酒吧里面多情的花花公子;

唱《初爱》的时候,你可以从他特别的咬字中想起自己过去的时光。

高晓松说:“别人都在唱歌,杨宗纬在歌唱。”

1978年出生的杨宗纬,再过四个月,他就四十岁了。

尽管在我耳边响起的,还是那首《初爱》。

想起了初爱 想起最初的梦已不在

想起青春 曾无畏无惧 无所谓失败

当时看见彩虹就笑开 一无窒碍在胸怀

带你抛下课堂 翻过围墙 只为了往一片大海

十年前,杨宗纬29岁,读大四。

原因是他转了几次学,再加上他还服了兵役。

一个而立之年的人,却比谁都叛逆。

他整天忙于参加校内外的歌唱比赛,有时是一个庙会的歌唱比赛,奖品是大米、色拉油;有时是一个凌晨点开始的在夜店举办的歌唱比赛。

拿到冠军之后,他就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载着奖杯回学校,除了公路上的风和天上的月亮,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更早的时候,他会拿着收音机,听着广播里的黄大炜和Billie Holiday沧桑的嗓音,然后偷偷跟着唱,在白纸上手写下一句句的歌词。

家里人其实一直反对他唱歌,理由很简单:因为这是件不务正业的事。

这也解释了很多东西,比如为什么他直到29岁才成名。

因为在得不到家人支持的情况下,他其实也并知道自己的兴趣爱好能不能换到一顿饭吃。

有一天,他翘了课,一个人开着机车四处寻找歌唱比赛。

他经过一个商场的时候,看见了一张《超级星光大道》的海报。

第一届超级星光大道宣传海报

第一届星光大道群星汇聚,堪比05年的超级女声,12年的中国好声音。

选秀比赛好像总有一个魔咒,第一届总是巨星倍出,按常理说,应该往后经验就越足了,可不知为什么,越往后,就办的越不尽如人意。

杨宗纬参加了那一年的比赛,并且差点拿到冠军。

这个差点是真的差点。

那一年的《超级星光大道》,杨宗纬是最被看好的一个,后来因为被发现谎报年龄,为了平熄舆论,他主动退赛。

那一届的踢馆王是萧敬腾,那一届的冠军是林宥嘉。

萧敬腾一踢成名之后,第二年就签约了华纳唱片,之后出了四张个人专辑,不算红遍大江南北,人气倒也称得上是水涨船高。

林宥嘉直接拿下一百万的冠军奖励,签约华研唱片,此后一路稳扎稳打,出了五张个人专辑。

反观杨宗纬,作为那一年星光的人气王,原本就算退赛没能得到冠军,也应该能凭实力打出一片天下,可惜事与愿违。

他在退赛之后,签约了许安进,在第二年年初就发行了他第一张个人EP,以7万张位居台湾地区上半年唱片销量排行榜第一位,下半年还直接登顶小巨蛋,举行个唱。

杨宗纬是真的厉害,出了一张专辑就登顶小巨蛋,要知道,林宥嘉是在16年才登上小巨蛋,而踢馆之后爆红的萧敬腾,也不过是在两年后才登顶。

然而,在小巨蛋之后,杨宗纬和唱片公司的摩擦更为剧烈,他卷入了长达两年的合约官司之中。

那两年是杨宗纬一生中最不愿意提起的两年。

烦躁、不安、无奈是他那

“凉凉”这两个字就像杨宗纬的魔咒,一手拼出的人气,总是在关键时刻被亮起红灯。

在星光大道上是这样,签约唱片公司也是这样。

杨宗纬知道自己不能因为那两年而一蹶不振。

而老天好像也并没有对杨宗纬太过残忍。

2010年合约官司终于落幕,杨宗纬改签经纪人葛福鸿,随后遇到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恩师:李宗盛。

那个看透红尘的老人,一眼就喜欢上了杨宗纬,他对着镜头说了一句话:

“我最欣赏的男歌手有三位,分别是张学友、陈奕迅、最后一个是杨宗纬。”

那一年,李宗盛亲自操刀,帮杨宗纬发行了第二张个人专辑《原色》,在台湾的G-music风云榜两度获得冠军。

这张专辑没有让杨宗纬大火如初,可对于刚结束官司之苦的杨宗纬来说,算是久旱逢甘露。

《原色》专辑封面

两年后,杨宗纬再次与李宗盛联手,推出第三张个人专辑《初爱》,同年还参加了《我是歌手》,获得第三名。

其实比赛结束之后,人们都说杨宗纬有能力去争输赢。

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他选的歌都是那些不为大众所知的。

一首是王菲的《矜持》,还有一首是那英的《征服》,这两首女人情歌被他演绎得极为细腻,如果你现在回去听,会发现这两个版本的翻唱都还挺耐听的。

因为从一开始,杨宗纬就没想过去“征服”观众,他唯一想的是,“矜持”地演绎完自己的作品就好。

到了《我是歌手》的复活赛,他选了一首台湾原住民歌手巴奈的作品《流浪记》,歌词唱的是原住民在外打拼的辛苦。

其中有一句词,他是用颤音唱出来的:

“我不想因为现实把头低下/我以为我/并不差/能学会虚假”

观众台下掌声雷动,他的声音越来越沙哑。

以至于你都不知道,他最后的哭腔是控诉,还是脆弱。

那首歌表面说在外打拼不易,可谁都知道,那首歌是在说自己的来路。

那不愿意向别人开口提起的两年,彻底改变了杨宗纬。

记得他当年参加《超级星光大道》的时候,第一场极其活跃,导师说转一圈看看发型,他傻里傻气地说:

“是要走秀吗?”然后自己就直接转过去走了起来。

尽管他走得很丑,可你能感受到他身上有一股大男孩喜欢表现自己的劲。

两年后的他,在微博会常常会发出类似这样的感慨:

如果终归要从别人的生活裡回到自己的,那麼把繁华多留些下来,退逝却伤悲的给你,犹新且快乐的属我。

总归就一句话,人要取悦自己。

你可以感受到,杨宗纬长大了,也成熟了。

可这种成熟的代价让人特别伤心。

是靠几近被毁音乐生涯换来的。

近几年,杨宗纬的音乐事业还算明朗。

从《凉凉》到《国王与乞丐》,再到高晓松词曲的《越过山丘》,每一首都算得上是不错的作品。

不过当人们提起《凉凉》的时候,大多只会想起张碧晨;

提起《国王与乞丐》的时候,大多也只是说华晨宇又变厉害了;

提起《越过山丘》的时候,常被挂在嘴边的是李宗盛的那首《山丘》。

这三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每一首本来都有可能让杨宗纬出点热度,可杨宗纬又一次“凉凉”了。

不过,和之前“凉凉”时不一样的是,杨宗纬并不再因为凉了而心灰意冷,一蹶不振,因为他知道了,对自己来说,更重要的是什么。

十年前,那个坐在机车上到处参加歌唱比赛的男人,是为了成名。

而十年后,这个看起来成熟不少的男人,懂得了一件事:

外界的大红大紫,一片火热,其实都不过是过眼烟云。

不过凉没凉,心里的火得一直燃烧着。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人生的三个阶段:

想有个热闹的人生,然后被现实拍凉,最后开始不关心自己凉不凉的问题。

因为所谓的成熟,就是冷暖自知。

以上。

图片 | 杨宗纬

音乐 | 洋葱 - 杨宗纬

作 者 介 绍

陈鹿

困了不睡,只写副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