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河县县市级文保单位

青河县县市级文保单位

托也勒萨依墓葬 托也勒萨依沟口处。因人为破坏,墓葬地表标识已不明显,仅见数个残石圈或小石堆,在其附近发现5通鹿石。1、碑体上部残缺,长0.88米,宽0.16米,碑体上部两侧分别刻一半圆环或一横线,下部有后刻的一马;2、长0.54米,宽0.17米,正面上部刻平行三条斜线,其下是连点;3、残长1.71米,宽0.34米,上部刻圆环和连点,对侧面刻微曲弧线,下有两矩尺纹;4、长0.90米,宽0.25米,一侧刻带柄斧,一侧刻两弓囊图案;5、长1.86米,宽0.41米,厚0.25米,顶部刻一圆环,下刻连点纹,其下为三只图案化鹿纹及弓囊图案。

却尔巴里库河墓葬   墓葬11座,其中石堆墓10座,石堆直径8—12米,高0.3—0.6米,排列无规律。石棺墓1座,石棺长1.2米,宽0.65米。鹿石2通(已移位,和墓葬关系不祥)。其一长0.72米,宽0.34米,厚0.25米,上部刻一周连点纹,窄面连点上刻5道平行斜线,下斜置半弧形长剑,连点下刻一桃形和一较对称的内饰平行直线的六边形。连点下刻9只图案化鹿纹,由弓囊隔为上4下5只。对宽面刻一半圆。一窄面刻一长剑。

阿腊勒托别墓葬  沃尔塔库勒北约2公里的山梁上。墓葬10座,鹿石6通,其中石围石堆墓1座,石围直径24米,石堆直径14米,石围西面有6个直径1米的小石圈,呈弧形排列。石堆上平置一通鹿石,长0.9米,宽0.32米,厚0.18米,两宽面上部各刻一圆环,下刻一周连点,一窄面连点上部刻三条平行斜线,连点下刻一斜置窄身直首剑,该墓之西南有一倾倒的鹿石,高2.2米,宽0.4米,厚0.16米,宽面一侧刻圆环,一侧刻斜置的内饰点纹半圆,窄面连点下刻一剑。其它四通鹿石已移位,与墓葬关系不详。1、长0.86米,宽0.29米,厚0.15,两宽面上部各刻一圆环,下刻一周连点,连点下刻弓囊和矩尺纹;2、长0.79米,宽0.26米,厚0.15,宽面刻圆环;4、长0.74米,宽0.26米,对立两面刻圆环及一周连点纹,石堆墓9座,顺山势东西向排列,石堆直径8—10米,高0.4—0.7米之间。

什巴尔库勒墓葬   玉什库勒夏牧场。墓葬25座,其中石堆墓10座,石堆直径约8—15米左右,石围石堆墓15座,其中一座墓规模宏大,石堆直径80米,高20米,石围直径250米,宽4米,四方各有一条宽4米的石道连接石围和石堆,石堆和石围附近发现6通鹿石(由于人为移动,原树立位置不详)。1、1.7×0.3×0.25米,宽面一侧刻圆环,另一侧刻3条平行斜线,下刻一周连点;2、0.63×0.19米,顶部一面刻鹿纹;3、1.75×0.16米,顶部一面刻3条平行斜线,下刻一周连点,连点下刻一把剑;4、1.8×0.36×0.2米,宽面两侧各刻一圆环,下刻一周连点;5、3×0.23米,正反两面的图案以鹿纹为主,另两侧刻一刀或盾形图案;6、2.6×0.5×0.3米,顶端两面各刻一圆环,下为一周连点纹,一侧面刻一刀。

别斯铁热克他乌墓群  [阿热勒乡布拉格村西北2公里,别斯铁热克他乌山西段山前坡地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6座,5座石堆墓,石堆直径6—8米,1座石围内有2座石堆墓,石堆直径分别为10米及13米,东西排列,石围最大直径33米,在该墓南部附近路东侧,弃有一通鹿石,因缺失严重,碑体整体形状不清,残长0.5米,宽0.68米,厚0.24米,残宽面上雕刻了三条平行斜线和一把短剑,鹿石现藏于阿勒泰地区博物馆。

塔斯特萨依墓群   [萨尔托海乡拜兴村西约3公里,塔斯特萨依沟口处的山前地带·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10座,均为石堆墓,一般石堆直径8—10米间,有3座石堆墓石堆直径稍大,在15米左右,其中一墓石堆直径16.6米,高0.8米,其北侧有六个1.5—2米的小石圈呈弧形排列,其东端有一通鹿石,宽面上部各雕刻一圆环,一面连点下刻弓囊,对面刻T字纹,连点绕碑一周,一窄面连点中间有一大于其它点纹的圆形点,对窄面连点上刻三条平行线,下刻有格圆首剑。碑体宽面呈刀形,下部剥蚀严重,鹿石地表高度1.14米,宽面0.25米,窄面0.2米。

哈尔巴勒其格墓群  [查干郭楞乡东北15.5公里,肯莫伊纳克沟与哈尔巴勒其格河相汇处的沟谷中·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约10座,排列无规律,石堆墓9座,石围石堆墓1座。石堆墓直径一般在10米左右,高0.5—0.8米不等,其中一座石堆墓石堆直径10米,高0.6米,东南20米处立一通鹿石,高1.06米,宽0.4米,厚0.2米,近顶端刻一周圆点,其上正面及反面分刻三条或一条斜线,两侧各有圆环,正面圆点下刻有一剑,两侧各刻一竖线或弓囊,弓囊与剑刃前部相连,石围石堆墓,石堆直径11米,高0.8米,石围17×16米。

喀腊沃楞墓群   [阿热勒托别乡喀腊沃楞村东约2公里,青格里河东岸的谷地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墓葬两座,均为石堆石围墓,M1石堆直径4.8米,高3米,石围直径7.9米,石围以砾石铺成,稍高于地面,石围与石堆之间有以砾石铺成的四条呈辐状的射线,石围北部20米处有20个直径约1米的小石圈,呈弧形排列。M2位于M1北约200米处,石堆直径30米,高3米,其南部有一通已倒的鹿石,高0.87米,宽0.3—0.4米,阴刻,近顶端相对的面各刻一圆环,鹿石是选用自然截面呈方形的长条形砾石雕刻而成。

拜格托别墓群 [查干郭勒乡,县城东北39.5公里的小青格里河河源三海子附近一山梁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墓葬共三座,均为石堆墓,直径10米左右,高在0.4—0.8米不等。

巴润萨依墓群  [查干郭勒乡东南19.5公里,巴润萨依沟中·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为相邻的三组,每组有墓葬数座。均为石堆墓,沿着沟岸排列。石堆直径4—6米,高0.3—0.6米不等。

喇嘛布拉克墓群  [查干郭楞乡东北12公里,喇嘛布拉克沟沟北台地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20座,均为石堆墓;分布比较集中,沿坡地东北—西南向排列。石堆大小不一,最大的直径15米,高1.2为;小者直径5.6米,高0.4米不等。

加勒特尔塔斯墓群   [查干郭楞乡东4公里,查干河谷地山坡前,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10座,比较分散,形制有石围石堆墓和石堆墓。石堆墓大小不一,直径5—10米,高0.3—0.8米。石围直径经15—20米不等。方形石围石堆墓中央石堆直径10米,高0.8米,石围长22米,宽20米,在石围内四角分别摆放有向石堆方向铺展的石块,均末到达石堆而中断。

江布塔斯墓群  [查干郭楞乡查干河东岸·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共计50座墓葬,分布零散,其有石堆墓和石棺墓两种,以石堆墓居多。石堆墓皆呈圆形,直径一般是6—8米之间,高0.4—1米;石棺墓的石棺呈长方形。

敖包特墓群  [阿热勒乡,县城西南13公里青格里河西岸的山前坡地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30余座,有石堆墓、石围石堆墓。石堆墓主要位于山前的坡地上,直径4—5米者居多,最小的直径3米,最大的直径10米,高0.3—1米不等。有的石堆中部塌陷;有的顶部或一侧立有条石。石围墓的规模较大,石堆直径达10米,石围直径达22米,外围还有小石圈等设施。

阿亚克吞米特墓群   [阿热勒乡大青格里河东岸阿亚克吞米特沟口·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20座,其形制有石堆墓和石棺墓两种,有的环围石圈。石堆墓小者直径1米,大者22.3米,高0.2—1米不等。石棺墓以黑色大块片石围成长方形的石棺,一般长3米,宽1.65米。

拉木特克墓群   [萨尔托海乡,大青格里河东岸山前坡地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共12座,有石堆墓和石堆石棺墓。石堆墓6座,小的直径5米,高0.3米;大的直径12.7米,高0.8米。石堆石棺墓普遍是在土石封堆中部以石片或石块围成长方形的石棺,封堆直径10米,石棺长2米,高0.4—0.6米,宽1.15—1.58米。

肯莫依拉克墓群   [阿热勒乡大青格里河东岸·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 20座,有石堆墓和石堆石棺墓。石堆墓大者直径11米,高0.5米;小者直径2米。有些石堆墓中部塌陷。石堆石棺墓多在稍高的土石封堆中,封石堆直径6—7.5米;石棺多以较大的黑色片石围起,小者1.65×1.1×0.5米;大者3.6×1.6×0.6米,方向东南—西北或东西向。石棺中填置土石,高于四周地表。

长青大桥墓群   [萨尔托海乡,大青格里河和特别克河交汇地带·青铜—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10座,分布零散,基本沿山坡东西方向分布。形制有石堆墓和石棺墓两种,石棺墓6座,四周用片石围成框,并互相连接南北排列,基本上都为方形,大小亦相当,边长3米。石棺中填置土石,高于四周地表。石堆墓大小不等,大者直径6.5米,高0.7米;小者不足2米,高0.25米。中部塌陷,形成呈东南向的长形凹坑。

拜兴墓群   [阿热勒乡拜兴村,大青格里河西岸·青铜—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两座,一为石围石堆墓,一为石堆墓。石围石堆墓的石堆用较小的石片堆起,直径12.8米,残高0.5米;外围石圈以石块铺成,石块稍高于地表,直径42.6米。石围外东部有10个祭祀坑,直径1米,弧形排列。石堆墓直径10米。

科克别克特墓群   [阿热勒乡克泽勒希力克村西南3公里,青格里河西岸的冲积扇上·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5座,均为石堆墓。石堆直径一般10米,高0.3—0.4米。石堆附近,竖有数通立石,较为粗大,其上无任何刻划纹饰。

库吉尔特墓群   [萨尔托海乡,库吉尔特山沟北岸·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三座,皆为石棺墓,呈东南—西北向排列。有的墓前有立石,高2.5米。

巴根德布拉克墓群   [萨尔托海乡,强坎河谷地北部巴根德布拉克沟口·青铜—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15座,形制有石堆墓和石棺墓,东西向分散布局。石棺墓仅一座,用较大的数块片石围成,东西向,长2.8米,宽1.45米,高1.15米。石堆墓14座,直径9—11米,高0.4—0.7米者居多;最小的直径3.5米,高0.2米。石堆墓有的中部塌陷,有的石堆前竖有立石,共有6通,无任何刻画纹饰。

强坎河谷墓群   [萨尔托海乡低山带强坎河谷地·青铜—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20座,有石圈石堆墓、石堆墓和石棺墓,主要顺着强坎河谷西面的山前坡地南北零星分布。石堆墓直径5—10米,高0.3—0.5米。石圈石堆墓的石圈以较大的砾石围成圆形,直径达22.7米;其东有一鹿石,近顶端阴刻一圆环。石棺墓一座,用多块长石和片石围成,长方形,方向东南。

铁热克特墓群  [萨尔托海乡低山带,铁热克特沟中·青铜—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一座,为方石围石堆墓。中央石堆直径12米,高40厘米,为石片或石块堆积。石围呈方形,边周长192米。在石围外西面和北面,有13个直径1米的积石堆,成扇形排列。

二台墓群   [萨尔托海乡二台村,乌伦古河北岸·青铜—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5座均为石堆墓。墓葬从距离上可分两组,一组仅一座,位于青格里河----萨尔托海乡大路与乌伦古河北岸近拐弯处的戈壁滩中,直径10米,高1.3米,石堆以较大的砾石块堆积而成;另一组四座,位于乌伦古河北岸阶地上,石堆直径最大15米,高1.2米,最小直径4米,高0.3米。有一座石堆墓的石块大部分被搬走。

塔拉特沟墓群   [阿热勒乡塔拉特沟北·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6座,分布较散,均为石堆墓。有一组四座,呈东西排列,石堆直径均在10米左右,高0.3—0.7米;石堆用较大的石块堆积而成。另两座分散,石堆直径亦在10米左右。6座墓与一般常见的石堆墓相似。

扎马特墓群   [查干郭楞乡西南6公里,扎马特沟和查干沟交汇处·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2座,东南----西北向排列,为环石圈的石堆墓。一座墓石堆直径20米,残高1米,环石围直径72米。另一座较小。

莫依克墓群    [阿热勒托别乡夏季牧场莫依克一带,大青格河格里河中游河谷地·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30座,为石堆墓和石围石堆墓,分布于路的东西两侧。路东有两座墓,为石堆墓,其一石堆直径5.3米,稍高于地面,墓葬东北处立一石人,土埋至胸,地表高度0.7米,宽0.36米,雕刻出头和颈肩,脸呈方形,利用浮雕手法刻出五官,面部方平,颧骨明显,弧眉,菱形眼,鼻窄长,隐约可看出髯,面向东北。路西墓葬大致顺着山势,呈南北—东西向排列,石堆墓23座,最大直径10米,高0.5米,石围石堆墓5座,最大石堆直径14米,石围直径40米,石围宽1米,以砾石铺成,与地表平,石堆与石围之间有4条以砾石铺成的宽1米的轮辐射状射线。

喀让格托海墓群   [阿热勒乡喀让格托海村附近,大青格里河中游西岸的河谷地带·青铜时代—早期铁器时代]   墓葬3座,为石堆墓,西北—东南排列,石堆直径3.5—4.5米,高0.3米,中间墓葬的东面立有一通鹿石,高0.5米,最宽0.38米,厚0.2米,鹿石整体无加工痕迹,仅在一宽面刻三道平行斜线和有格圆形首长剑。石人已移位,立于村中一石墙中,原址可能是西面的那座墓,石人仅刻出面孔和衣领,长椭圆形脸,以浮雕表现五官,弧形眉,窄鼻,下额凸圆,阴刻出颈部、衣领,还雕出耳朵,通高1.05米,最宽0.4米。现藏于阿勒泰地区博物馆。

肯莫依纳克墓群   [阿热勒乡肯莫依拉克扬水站,大青格里河西南低山谷地·早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为东南—西北排列的四座石棺。大小相近,东西长4米,南北宽3米。墓地附近渠边立有一尊石人,石人已被移动,原立于哪座石棺前,已不清楚。刻石截面呈梯形。高75厘米,高28厘米。头缺失,仅残留颈和领的雕刻痕迹,其它部位再没有任何雕刻。

昆盖特墓群   [萨尔托海乡昆盖特沟劲头处北岸·早期铁器时代—唐·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墓葬10座,其中石堆墓5座,呈南北排列,石堆直径4—7米,高0.3—0.4 米,石棺墓5座,M1、2南北排列并互相连接,石棺以片石围成,南北长5.4米,东西宽2.9米,M1东面立一石人,面东,通高0.85米,剥蚀严重,刻出头、颈、肩。眉稍弧、鼻窄直、凸眼、小咀。M2东面立一石人,面东,地表高度0.2米,腰部以上缺失,残留有横置圆首直格刀和带囊的雕刻,鞘上有扣饰。M1、2西约百米处,有三座石棺,呈南北排列,在中间石棺的东面立一石人,石棺正方形,边长3.2米,石人头已缺失,残高0.6米,右臂屈于胸,手执高脚杯,左手一侧模糊不清,束腰,另两座石棺分别为2×1.9米,5×5米。    巴斯克阿克喀仁墓群   [阿热勒托别乡巴斯克阿克喀仁村西南,青格里河西的山前坡地上·早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7座,为石堆墓和石围石堆墓,墓葬顺山势成东北—西南排列。石堆墓6座,石堆直径6—10米,高0.3—0.7米。石围石堆墓1座,石堆直径15米,高0.4米,其东面石围外立一石人,面东,通高0.75米,宽0.4米,仅刻出圆形脸,以浮雕手法刻出面部轮廓,圆眼,方直鼻,咀阴刻,一字形,颧骨不明显。在村中一羊圈石墙中,发现一通鹿石,长0.94米,最宽0.46米(因年代久远,鹿石和墓葬关系不详)。鹿石宽面刻三条斜平行线。斜线下刻较大圆形连点,连点下刻一把匕首,两窄面连点上各刻一圆环,弧面顶,截面不规则,现藏阿勒泰地区博物馆。

结勒得巴依萨依墓群   [阿热勒托别乡喀拉沃楞村西北5公里,结勒得巴依萨依沟中·早期铁器时代—唐]墓葬共5座,可分为2组,其一位于冲沟之东,有2座,一座为石堆墓,石堆直径7米,另一座为圆形石围石堆墓,石堆直径15米,高1.3米。其二位于冲沟之西,为3座石棺墓,南北向排列,石棺尺寸3.4—4.5米。北面石棺墓前立一石人,腰部以上缺失,残高1.16米,最大宽0.4米。石人残留有腰带、带囊、兵器和手,腰带饰扣饰,半圆环状,鞘上饰半圆扣饰的直柄兵器置于腹部,鞘延至体侧,腰带右侧刻一带囊,呈圆形,带垂饰。

扎马特墓群   [查干郭楞乡南偏西约5.5公里处,查干河南的山前坡地上·早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两座,为石堆墓,其东北约25米处立有一尊石人,面向东北。以浮雕刻出了面孔及五官,面部轮廓为剪底显示,呈扁椭圆形,鼻子与上外轮廓相连,构成弯眉直鼻状,鼻翼稍宽。双眼呈圆形,嘴较宽稍张呈笑态。石人刻石为长方形石板,从现场观察,石人是被移至于此,原来位置可能靠近石堆墓。

乌鲁肯达巴特墓群   [阿热勒乡小青格里河流域的山间谷地,县城东南4公里,县草原站以东小青格里河南岸的乌鲁肯达巴牧沟口处·早期铁器时代—唐] 该点墓葬20座,其中石棺墓5座,呈南北向排列,最大石棺尺寸为长5米、宽4.3、高0.4米,其东面立有一尊石人,面向东北,石人已阴刻为主,刻出头、肩、颈、长椭圆形脸,左眼外角上斜,右眼不清,眉上斜弯曲,圆  ,一字形口,窄圆肩,双手托方形杯,地表高度1.36米,宽0.48米,厚0.23米。石围石堆墓13座,南北排列,一座位于地头的墓,其石堆直径17米,高1.3米,石堆上平躺一通刻石,为不规则形石板,长2米,宽0.8米,在宽面刻有5只路及圆环,鹿首朝上,有三只喙状咀接近上部边缘,圆环刻于2鹿首间,雕刻不很精细,排列也不整齐。方石围石堆墓两座,最大石堆直径14米,高0.7米,石围边长33.3米。

乔夏墓葬   [阿热勒乡乔夏村附近·早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周围已被开垦为耕地,仅存一座石棺墓,附近有一尊石人。石人曾被移动过,破坏严重,头缺失,上身部分也残缺。露出地面高0.8米,最大宽0.5米。残留左用臂,腰带,刀和袋囊的雕刻。左臂屈,手作握腰带状。腰带饰以带扣和扣饰,右侧垂一圆形袋囊,腹部横置一齿纹直柄刀,格不规则。刀鞘呈弯状,饰以扣饰。

查干郭楞墓群   [查干郭楞乡北约700米·早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位于由乡政府北行的大陆东、西两侧,东面有2座石棺墓,其一为4.6×1.5米,高0.6米,其东6米处有2尊石人,石人1高0.7米,面东仅以浮雕法刻出圆形面部轮廓,宽弧眉与鼻相连,眼睛半圆外鼓,颧骨明显,咀宽呈噘状,微张。石人2已被移动,仅刻出圆形脸及五官等,由于刻石剥蚀严重,仅可看出最比较宽。西面有5座石堆墓,石堆直径在6—8米间。

阿斯克阿克喀仁墓群   [阿热勒托别乡阿斯克阿克喀仁村东北·早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7座,为石棺墓。其中一座石棺墓东部有一尊石人,脸朝东,因石面剥蚀严重,仅隐约能看出人的面孔、眉、眼和鼻子,嘴不明显。雕刻为浮雕和线刻两种技法混合运用,眉斜弧,鼻较直,眼睛椭圆。椭圆形脸。刻石顶部经人为加工成弧形,石人露出地表高1米,最大宽0.5米,厚0.2米,为长方形石板。

萨木特墓葬  [阿尕什敖包乡唐巴勒玉孜尔村东北约5公里,查干河北的山前坡地上·时期铁器时代—唐]

墓葬1座,建于一高台上,石棺以片石围成,长4米,宽1.45米,高0.3米,其东部有一石人,高0.6米,在石体东面偏上部位刻有圆形面部轮廓,呈凸楞状突起。石人身体部分未雕刻,脸部雕刻显得古朴粗犷。另外在石人北侧立有一圆柱状黑色闪长岩砾石。

美尔曼达腊斯岩画   [玉什库勒夏牧场] 岩画一幅,阴刻于山梁上一块较大岩石斜面上。幅面长3米,宽0.85米。其上记刻有可辨动物14只,其中羊11只,从侧视的角度来表现其形态。鹿一只,背隆凸,似驼鹿。狼两只,一只在上,另一只在其背上。

水电站闸口岩画   [县水电站闸口西南500米的山麓] 岩画共两幅,一幅刻在渠边的一块巨大的平卧岩石的上部石面上,画面面积较大,运用阴刻手法刻有动物余只和一些线条图案。动物以羊为主,神态各异,大小不一,余者为鹿和一只似狼的动物,鹿角较大,形象地刻画出了鹿的神态。另一幅刻在其东面的石面上,可辨动物四只,垂尾、竖耳,似狼,大小不一。

也根德布拉克岩画   [县西北部,也根德布拉克沟中段] 面积不详,岩画共三幅,一幅在路旁一块岩石上,一幅在两沟交汇旁的一座小山包上,第三由天第二幅西北的另一小沟中。运用阴刻的手法,所刻动物以羊为主,还有似狼的动物;所刻人物叉腿,双臂平伸;最大的一幅岩画雕刻可辨动物约20只,刻槽呈凹弧状,似琢磨所致。纵观整个画面,内容较单调。

巴润萨依岩画   [查干郭楞乡东部,巴润萨依沟]面积不详,约有百幅,画幅一般不大。以阴刻为雕刻手法,刻纹较浅。从整个岩画内容来看,雕刻以羊、鹿为主,而以羊最多,多数画面中刻单只羊或多只羊或刻多种动物,其中一幅刻三只并列的狼,正扑向近前的四、五只羊,这几只羊也排成一列向前奔跑;而在几只羊前下方的数只羊,却显得比较安然。画面显得生动、有趣。

阿比金岩画   [布尔根村东南部的阿不金沟] 岩画两组,约20幅。第一组10余幅,均为动物图案,可辨为羊、驴、鹿等;一般每幅刻一只或两只动物,最多的也只有七只,从内容和构图上都比较单调。第二组共四幅,以动物为主,亦有人物画,动物有羊、鹿、狼等。有一幅刻有羊、鹿等动物20余种,羊群之上有一人,右侧亦有一人。羊群无惊恐之态,与人的神态较为和谐。

喇嘛布拉克岩画   [查干郭楞乡东北部喇嘛布拉克沟北侧岩壁上] 约40余幅左右,画面均不大,几乎都为动物图案,人物像只有二人;从动物形体特征可辩动物有羊、鹿、马、狼或狐狸等。岩画内容比较单一,多数画幅中仅刻有一两只羊或数只羊,少数刻羊和狼或羊,人和马等于一画面中,还有追赶羊群、骑马拉弓射猎等,反映出人与动物的关系。

扎马特岩画   [查干郭楞乡东南部的扎马特山区]只发现两幅,一幅岩画面向西,一幅面向南。都是采用阴刻的手法。面向西的岩画上可清楚的看出两只羊,体形比较高大,一只身长16厘米,高15厘米;一只身长21厘米,高16厘米。另一幅除刻有一只身长11厘米,高9.5厘米的羊外,还刻有数个不太清楚的藏文字。

扩协岩画   [查干郭楞乡北部扩协沟东岸] 面积3.66平方米,扩协岩画仅见两幅,刻画在距冬窝之所较近的一块岩面上,刻画图像只有羊一种动物,画面极为单调。其中一幅岩画面向西南方向,画幅为60×40厘米;其上有四只羊,成两上两下排列,朝同一方向了望。另一画幅为190×180厘米。

阿亚克喀拉沃楞岩画   [县城南部青格里河东岸]岩画10幅,有数幅较模糊,可辩画面有羊、牛、狗和鹿形动物。以正视投影表现动物形态,所刻羊体形较小,而牛、狗刻画极为生动。其中一幅刻有二牛二狗和一只模糊的动物。最上部为一只缺失头的,其下亦有一只牛,头前伸。其上和其后各有一狗,竖耳、翅尾,比较准确地表现了狗的活泼神态。

科勒舒美克岩画   [查干郭楞乡北部山区科勒舒美克沟中] 约10余幅,刻画以动物为主,亦有人物。动物有羊、鹿、牛、马、狼、狗等,最大的一幅有羊、牛、马、狗、鹿等动物20余只和一个人。另一幅较大的刻有羊、鹿、狼等动物近40余只和两个人。该画刻画优美,羊角上刻齿状纹,鹿角形如树杈,一人手持一弯状物。还有两幅各刻有一人,皆叉腿拉弓搭箭,瞄准前方和一只羊。

敖包特岩画   [县城南青格里河西岸] 岩画两幅,刻纹较粗浅。所刻动物均为羊。最大的一幅岩画,面积为1.6×1.25米,其上刻有可辩认的羊10只;所刻的羊,最小身长10厘米,高11厘米;大者身长18厘米,高12厘米。

达巴特岩画   [县草原站北侧小青格里河东岸]约30余幅,均为阴刻。按其分布分两组,一组位于西,约20余幅,内容以动物为主,也有人物像。动物有羊、鹿、狗、狼、马等,羊最多,另一幅刻有十几只动物,其中有三只鹿,一只狼向一鹿扑去。第二组位于第一组东南,约10幅,所刻亦以羊为主,其次为鹿、人等,但大多数所刻均为羊。

喀拉沃楞岩画   [县城南部青格里河东岸] 仅发现一幅,刻在面西的一块岩石上,以阴刻为雕刻手法,所刻图像仅有三只羊,三只羊望向同一方向,大致排成一列。羊身长10厘米—11厘米,高11厘米—13厘米不等。在岩画下面的坡地上。

塔勒特萨依岩画   [县城西南山沟中] 岩画仅发现两幅,其中一幅刻于一块长3米,宽2米的岩面上,为敲凿阴刻,所刻动物可辩为一只羊,羊体形较高大,身长36厘米,高50厘米,有四条腿,尾上翘,头部上两只长角向后弯曲。另一幅岩画刻于沟中路东的一块大岩石上,画面较模糊,可辩动物为三只羊。

查干郭楞水库岩画   [查干郭楞乡北部的查干河西岸] 约有近百幅,皆为阴刻。所刻以动物为主,有羊、鹿、马、狼、人等,还有似豹、骆驼、鼠形的动物。画幅不大,一幅较大的刻有18只羊,一只鹿和一圆形轮状物。人物有站立张臂状,骑马奔驰状,拉弓射箭状。羊多刻画为站立或奔跑状,二羊对顶状和倒地状。

塔拉特沟岩画   [县城东北塔拉特沟中段北岸]约20余幅,分二组,一组画幅大,集中,内容丰富;一组画幅小,内容单调,多数仅刻一动物,所刻图画以羊为主,还有狼、鹿、马、人。有的狼作扑状在一群羊之后,羊则朝同一方向奔跑;有的鹿主角刻得大而直,两旁生出许多小角。在两块岩石上刻有一些藏文,有些文字打破了动物图像。

乔夏岩画   [县城东北部,小青格里河下游西岸]约50幅左右,分布范围较大,基本上为通体敲凿的阴刻手法,小部分为线条勾勒手法。有的一幅仅刻一只动物,最大的画面可达16平方米,刻有动物近百只,以羊为主,姿态各异;部分为似狼动物,有的随于羊之后,有的作交媾状;余者为人、马骆驼、牛、鹿等,人表现为单人步行、骑马、骑骆驼、牵骆驼等。

乌鲁肯达巴特岩画   [县城东南约3公里,乌鲁肯达巴特沟口西北] 岩画共三幅,第一幅画幅为长3.7米,宽1米,其上刻有羊约25只。从体形看,部分为山羊,短尾上翘,胡子下垂等。第二幅画面甚小,刻有清楚可辩的两只似狼的动物,尾巴下垂,头上无角,采用通体阴刻手法。第三幅岩画仅刻有一只羊,无其它图案。

喀拉盖特岩画   [查干郭楞乡东北部的扩协沟与查干河相汇处的岩壁上] 约20余幅,所刻主要为动物,还有藏文字。动物有羊、鹿、狼和一只似鸟动物。最大一幅刻有近十只羊,还有一只似鸟动物。嘴尖、有眼,背上有似张开的翅,似飞行一般。另一幅刻四只奋蹄前奔的羊,一只狼紧追其后。藏文石刻两幅,其中一幅位于扩协沟口东侧的岩壁上,从刻痕来看,比较新,似后来所刻。

二台三区革命烈士墓   [萨尔托海乡西600米,乌伦古河北岸阶地上·1949] 墓地有近年围起的护墙,内有数座墓的封堆残迹;旁边有近年修的一间小屋,屋内立有一块石碑,碑高0.27米,宽0.75米,厚0.11米;碑上阴刻数行维文或哈文文字,纪念三区革命时期在本地牺牲的战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