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年豆瓣长篇拉力赛特别奖和文艺组季军小说《非常兄弟》第六十四章 艰难时刻

19年豆瓣长篇拉力赛特别奖和文艺组季军小说《非常兄弟》第六十四章 艰难时刻

第六十四章 艰难时刻

沙鸥大喝一声,气势惊人。

员工们屏住呼吸,目不转睛,怔怔地站着。

时间好像停滞,嘈杂的非常兄弟公司冰库门前,立即安静下来,一种前所未有的安静,安静得让人胆战心惊。

沙鸥从容不迫,冷静地对香肠嘴说:“你转告王潇潇,并告知大家。都不要过分担忧我,希望大家一切任务按照计划执行,各项工作仍然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

说话间,沙鸥伸出左臂,抱住香肠嘴,悄悄取下挂在腰间的BB机,塞在香肠嘴的手中。正儿八经地交待:“一定要记住,不论在什么时候,如果看见我写下什么,你要做字迹真伪司法鉴定。再就是看看沙鸥的大脑是否被人使了魔法。”

墨色的浓云迅速地挤压过来,掩去刚刚还是满眼晴朗的天空。沉沉的云层仿佛要坠下,压抑得整个公司冰库都静悄悄的。雨点未到,风先呼啸而至,吹得树枝乱摆,尘土飞扬。柔弱的小草低下头,战栗地折服于突然狂野的风。

沙鸥敞开的猎装,随风扯动,猎猎作响。

他坦然地走向停在非常兄弟公司大门外的检察院小轿车,镇定地坐在轿车后排中间,左右是刚才到现场的检察官。副驾驶坐着的,看上去像是一个穿便装的领导。

警车在前面开道,小轿车紧随其后,一路暴闪灯威严地吼叫着,震慑得街道上的行人慌张躲闪。

到达检察院,沙鸥被带到雄伟大厦的地下室,随着“哐当”一声,大铁门发出恐怖刺耳的怪叫,昏暗的灯光下,冷飕飕的阴风,一阵阵地侵袭而来,令人毛骨悚然。

走廊深处,两边是黑压压的一个个紧闭的铁门。走到尽头,检察官打开倒数第二个铁门,黑洞似的房间,突然开起两盏探照灯,雪亮的光柱,集中点射到一个椅子上,那个位置就是沙鸥协助调查的宝座。

在地下室阴森的走廊里,沙鸥因为经历过类似的,就不怕了。

他两眼刚刚适应黑暗,走进黑洞似的小房间,突然头顶上像是有两个小太阳,强烈的刺目光线,如坐在太阳光下看书,不一会,他的目光在亮度相差很大的环境中相互转换,极端的亮度对比,使沙鸥无法适应光亮感受,产生头昏目眩,心悸等不适症状,眼睛不舒服,甚至看不清东西,四处红红的一片,像个睁眼瞎一样。

最关键的问题,不是眼睛不能睁,而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生活在真空中,安安静静,没有一丝丝声音。没有风声雨声读书声,也没有鸟声歌声笑声,甚至连喇叭声机器声打闹谩骂声也没有。

沙鸥经过眩目的伤害后,难以忍受这无声的折磨,简直要发狂。

他现在才深深地认识到人类赖以生存的这个地球上,绝对不能没有声音。沙鸥模糊地记得,有个声音对他说,好好地想一想,要彻底交待清楚,他拼命地想着这个声音,不断地回忆,生怕这个仅有的声音也消失到九霄云外。

时间就像蜗牛一样,慢吞吞的从不经意处爬过,当定神想着它走的时候,却感觉是纹丝不动。沙鸥想,这不是个办法,必须想出点子,消磨这艰难时刻。他在偌大的桌面上搜寻,空无一物。

突然,灵机一动,实在找不到东西,干脆端椅子,敲桌子。可是,沙鸥双手怎么也搬不动椅子,就连他时时引以为自豪的超乎常人的好臂力,怎么使力,椅子还是纹丝不动,桌子也同样如此,经过仔细察看,才发现,桌子与椅子都与地面形成一体,用水泥浇灌而成。

“老实点,想自绝于人民,可没有那么容易。”检察官严肃地对沙鸥说。他从外面的监视屏,侦察到沙鸥有异常举动,立即开门进来制止。

其实,检察官一直在楼上办公室,精心准备问话材料。他有意将沙鸥放在黑白分明,无声的谈话间里,关上一天,这是他拿手的绝招,先来一个下马威,从精神上摧毁,接下来的问话,效果要好得多。

按照制度只能有二十四个小时,特殊情况延长一倍时间,没有确凿的证据,必须放人。如果嫌疑人供认不讳,那就顺势进行刑事拘留,关进看守所,等待的命运将是锒铛入狱。

“报告政府,我要坐老虎凳。”沙鸥大声地向检察官申请。

“没有。”检察官漫不经心地回答。

“给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江姐用过的扎手指的竹签有没有?”沙鸥接着追问。

“那是侵犯人权的刑讯逼供,我们这里都是文明执法。”

对于沙鸥提出如此要求,检察官不经意透露出一丝得意的笑,他想,可能是沙鸥的思想即将崩溃,马上要说出犯罪事实。

“你这文明的比不文明的,还要折磨人。在手指上扎个竹签是我自己的要求,与你们无关。”沙鸥憋住气,跟检察官求一个惩罚自己的情,“如果给我扎一根竹签,人在疼痛中,一天很快就能过去。”

“不要想花花肠子,好好地想一想自己的问题。只要如实将问题说清楚,就可以回家了”检察官说完,检查一遍桌椅,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关上铁门,准备离开。

“我要见你们的领导。”在寂静的小谈话间里,沙鸥的呐喊,格外的响亮,如雷贯耳。他的情绪被无声折磨到零点,那一声吼叫,仿佛将心中的控诉,如火山爆发般喷薄而出。

沙鸥怒火中烧,一不调二不查,这不是协助调查,简直是关禁闭,不闻不问。他走到重新关上的铁门前,举起握紧的拳头,“咚咚”地将铁门捶得山响。

检察官带沙鸥走进一间烟雾袅绕的办公室,那个与沙鸥同车到检察院,坐在副驾驶,穿便装的领导,指着桌面上的一叠材料说:“把自己的名字签了,再按个手印。”

沙鸥拿起材料仔细地看了一遍,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区司法局的领导承认收了你的钱,我这里另有证言。”穿便装的领导说,“快点签吧,态度好一点就能得到宽大。”

沙鸥颤抖着,咔哒一声,手中的笔,捏断两截。他稍息一会,用镇静的口气说:“这不是事实,我不能签。”(待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