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学大师张恩贵先生

拳学大师张恩贵先生

张恩贵先生,天津武林名宿。张先生早年习练拦手,迷踪,两种拳术,非常讲“打”。一次,张先生几个人和练形意的几个人动手,自己胜了,但师兄弟们败了,便告诉练形意的,我找你们老师去。张恩贵来到天津第25国术馆,李存义的弟子张鸿庆是馆长,两人比武,张恩贵落败。便拜张鸿庆为师,先练形意,后又与王芗斋先生习练意拳,在中央国术馆举办的全国性大赛中曾获得过优胜奖。

在河北中山公园,我向张老师问起过张恩桐老师的事迹。他们二人也是在“打”的过程中相识并结下的友谊。一次几个人一起动手和张恩桐打,张恩贵路见不平,上去相助。过后一交谈,都是中华武士会的传人(张恩桐是魏美如的弟子,魏美如则是张占奎的徒弟),而且名字相仿,像兄弟,便结为好朋友。后来张恩贵还为张恩桐介绍对象成了家。说起张恩桐老师,六十多岁就早逝的时候,张恩贵不无感慨地说:“岁数大了,老动手就不行了。有些摔跤的人,你总和他们过手干什么?”

张恩贵的话给我们深刻的启示,中国武术还有下篇,可以称之为“养生篇",随着年龄的增长,境界的变迁,调整意念的方向,习练的内容求得身体健康长寿,并寻求某种人生的真谛,也是武学研究的内容。这里也含有一个“止”字,心止如水,追求心境的平和,人生的从容健康。解放前,我国著名实业家永利碱厂的创办人,新中国第一位轻工业部长李烛尘的身边,曾汇集了津门武林几位顶尖高手,张恩桐、张恩贵就是他的贴身保镖。一次,因一笔钱急需送到山东沿海的一个港口,张恩贵把钱捆绑在身上,只身前往。在下船的时候,有人撞了张一下,这是有意的“问镖”,张老师一抖,那人就摔了出去。张恩贵赶紧夺路而走。这时,迎面有人拦住了他,来人说:“小伙子,功夫真不错,人也精神,我不忍下手!”那人一撩衣襟,里面插着盒子枪“以后别干这行,为有钱人卖命了。”张恩贵一身冷汗,回到天津考虑到社会的变迁,特别是冷兵器的时代早已过去,便改学技术,选择了水暖工为职业,后进天津酒精厂工作直到退休。

在河北中山公园等处,张恩贵老师总常来看看,对武术爱好者们进行指导,对各个老师们教的内容他从不评说,言谈话语平易近人,和和气气,显示了一个大家的风范。王治斌老师向我介绍过张老师,中年以后所练的一些内容里面已很少有争强斗狠的动作,而对“松柔”和意念的调整有着很高的要求。

晚年,张恩贵老师获得“武林名宿”的美誉,近百岁仙逝,他以自己带有传奇性的一生书写了中国武术“技击”“养生”完整的两篇文章,实为爱好武术人们的楷模。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