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前的行书作品,今日看来依旧是上乘精品,隽秀飘逸,真法帖

四十年前的行书作品,今日看来依旧是上乘精品,隽秀飘逸,真法帖

前言:

申明:本文由清雅阁书画原创首发头条,图文版权归清雅阁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致谢!

书法创作的个人风貌及习书要领:

在书法的创作上,我认为对书法的创新要大力提倡,但不能急功近利。书法创作应该具有时代感,提倡对各种艺术风格的探索,创作出既有时代特色又有个人风貌的作品。因此搞书法艺术是既贵在创新,也难在创新。如人所说,创新的基础在于继承,学书要先师承古人,重法度,得传统精髓,学古而不泥古。一种风格的继承与创新,正像一种书体的形成一样,通常并不是由一个或几个人的提倡和创造所能完成的,它是一个时代书家或一批书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而那种并无实际意义上的创新的滥觞只能适得其反。

改变抄写式的书法模式,现在已成为书法家的共识,但大家又不愿意简单地搬袭现代派方式,因为它毕竟艺术语言太单薄,聊备一格可以。就像一出戏,里面可以有数个丑角,但一出戏里全是丑,怎么看呀!所以我们还得努力,以自己丰厚的“功力”,吸收现代派的构成意识使之成为古典派的一种创作手段,这种手段的作用可以使作品更富有观赏性,“戏剧性”冲突更明显,更轻松自然。

习字是勤练意念为主,要有好的老师为指导是习书的关健。如忽视这一点,是要走回头路的,内行叫第一口奶,极为重要。习书要有恒心和毅力,要耐得住寂寞和诱惑,苦思经营不断进取。习书更为重要的,不是天天练而无方向,而是要把握好笔法、笔心、结构和章法为核心的组成部份,切勿朝秦暮楚,样样都想,样样都学,到时一事无成。求功力是当务,求功名是失误,这是习书的努力方向。

中国书法要求“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要求密处不犯,疏处不离;计白当黑,调匀点画;点画呼应,顾盼有情。其中,“计白当黑”,就是老子“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知其白,守其黑,与天下式”的思想在书法结字上的具体化。

书者介绍:

任政(1916-1999),字兰斋,浙江黄岩人。生前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上海外国语学院艺术顾问、复旦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艺术顾问。

幼从叔祖晚清名孝廉任心尹公精研诗文,青箱家学,渊源有自,平生爱书法,六十余年精勤不懈,功力之深,鲜有其匹。善鉴别,富收藏,精用笔,擅各体,风神洒落,筋骨老健。楷书法初唐,行草宗二王,分隶学两汉,在继承优秀传统基础上,推陈出新,创出自己风格,雄健挺拔,工整秀丽,深受国内外书法爱好者赞赏。早岁蜚声艺苑,著作论述极富。

当今书坛和古代书坛的差异及笔画的力度掌握简述:

当代书坛和古代书坛相比较有一个本质的差异就是,当代工匠型的书法家较多,而真正涵养足、淡薄名利、德艺双馨的学者型、大师型书法家少得可怜。要有足够的勇气和流俗彻底决裂。流俗是网,流俗是墙,它束缚人的思维和和视线,俗是从事艺术创作的第一大敌。古人慨叹“唯俗不可医也”,不能脱俗,不能尽快彻底地与俗决裂就最终难登大雅之堂。

笔画细不等于无力,笔画粗不等于有力。理解提按的关键在于对“笔力”的理解。晋代卫铄《笔阵图》云:“善笔力者多骨,不善笔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谓之筋书,多肉微骨者谓之墨猪。多力丰筋者圣,无力无筋者病。”多肉者,即那种依靠机械的物理力按压毛笔所形成的粗大而没有质感的笔画,这是书法中的病笔形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