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的诗并不全都晦涩难懂, 他的这些诗, 每首都有千古名句

李商隐的诗并不全都晦涩难懂, 他的这些诗, 每首都有千古名句

李商隐是晚唐乃至整个唐代,为数不多的刻意追求诗歌意境美的诗人。由于他多愁善感,且精于构思,其诗构思新奇,风格秾丽,开创了诗歌的新风格、新境界。

点击加载图片

与他人不同的是,他将含蓄、朦胧的表现手法运用到了极致,比如他那首著名的《锦瑟》,因过于“隐晦迷离、难于索解”,让他人对于解读他的作品成为一大难事,因而还留下了“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的慨叹。

点击加载图片

点击加载图片

李商隐曾写过一首怀人的绝句,叫《夜雨寄北》,系身居异乡巴蜀,写给远在长安的妻子的一首情诗,也是对妻子挂念的一种回复: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点击加载图片

诗的开头两句以问答和对眼前环境的抒写,阐发了孤寂的情怀和对妻子深深的思念。全诗质朴、自然,毫无做作之语,却能让人一读难忘。难怪纪晓岚都说其诗“含蓄不露,却只似一气说完,故为高唱。”

点击加载图片

诗人都是多情客,除了爱情,还有友情与亲情。834年,22岁的李商隐赴京应试不中,投奔时任华州刺史的表叔崔戎。第二年,崔戎调任兖州观察使,没想刚到兖州就病故了。崔戎对李商隐不仅有亲戚之情,还有知遇之恩。崔戎的两个儿子崔雍、崔衮和李商隐也是情深义重。

点击加载图片

表叔崔戎去世后,李商隐离开崔家,旅宿在骆姓人家的园亭里,不由又怀念起两位表兄弟崔雍、崔衮来,于是,挥笔写下了—首很有情韵的小诗——《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衮》: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点击加载图片

这首诗虽然写了秋亭夜雨的景色,写得历历如画,但它并不是一首写景诗,而是一首抒情诗。全诗以景寄情,寓情于景,用笔极为简练,却非常形象地将作者对表兄弟丧父之悲的同情以及诗人自身的寂寥之感含蓄地传递出来。

点击加载图片

李商隐虽然满腹经纶,但是,其一生是非常不顺的,终身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一生很不得志。牛李党争的实质就是太监当权、皇权旁落,这让李商聊也吃了挂闹。都说,不平则鸣,为此,李商隐专门赋诗以鸣: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

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点击加载图片

诗名《常娥》,是诗人借咏叹常娥(即嫦娥),抒发本人的自伤之情。该诗也被理解为讽刺太监当权的黑暗、讽刺宪宗的皇权旁落。子曰:“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常娥》即是“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这类诗的典型。

点击加载图片

李商隐还有一首人们非常熟悉的《登乐游原》,也是人们传诵千年的名作: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点击加载图片

某个闲暇的傍晚,心情不畅的诗人,驱车出城散心,登上长安城南的乐游原,只见一轮红日西斜,显得无限美丽,于是情不自禁地唱出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意谓夕阳纵好,可惜也维持不了多少时间。诗中表达的是向晚惜时之情——作者身处晚唐,中兴无望,只能空留慨然长叹!

点击加载图片

李商隐有首咏古诗,叫《贾生》。所谓的贾生,指的是西汉著名文学家贾谊——就是写过《过秦论》的那个贾谊。贾谊少有才名,汉文帝时任博士,迁太中大夫,受大臣周勃、灌婴排挤,谪为长沙王太傅,故后世亦称贾长沙、贾太傅。三年后被召回长安,为梁怀王太傅。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

点击加载图片

作者在诗中特意选取贾谊自长沙召回后,受到汉文帝的特别召见,两人在宣室促膝夜谈。但是,文帝的话题却有点扯,他关心的不是民众饥苦与军国大事,而是只“问鬼神”,这让慧眼独具的诗人一下子发现了亮点,紧紧抓住“问鬼神”之事,发出了一段新警透辟、发人深省的议论。

点击加载图片

贾生征见。孝文帝方受厘,坐宣室。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之本。贾生因具道所以然之状。至夜半,文帝前席(在坐席上移膝靠近对方)。既罢,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史记·屈贾列传》)

其实,“不问苍生问鬼神”,并不是封建帝王的专利,曾几何时,“不问苍生问鬼神”之辈,在我们身边也没少露脸。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