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薪案判决为何不接地气?

偷薪案判决为何不接地气?

——评员工偷拿欠薪被判刑

江苏无锡·法舟律师事务所 王强

偶尔读到一篇新闻,乌鲁木齐某网吧网管王某近半年没有拿到工资了。网吧生意明明很好,老板却有钱也不发工资,这让他心里非常恼火。思来想去,他决定给自己“发”薪水,擅自从收银箱里拿走老板欠自己的工资,此后再也没去上班。

到这里,恐怕读者大都在想,王某的行为实在欠妥,这不是胡闹吗?

可事情并没完,老板立即报警,倒霉的王某不仅被抓,而且还被移送起诉,被法院判了实刑,拘役四个月。王某万万没想到这样的结果。

法官认为:“王某被拖欠工资和他利用职务之便将单位财产据为己有是两码事,不可混为一谈”。“很多人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认为只要自己不多拿多占是合理的,所以拿取财物抵销薪水,实际上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

但是,笔者对法官这段逻辑感到难以被说服,所以,就特别关注了该则新闻,看看网友们的评论情况,结果看到的是一边倒的对该判决的指责和批评,更有少数不理性的谩骂。让人不禁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法官言之凿凿做出的判决,却如此大受非议呢?

王律师想,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

1、定性的牵强。

违法是客观的,责任是主观的。——大陆法系刑法理论

任何一个有过刑法学习经历的人,都知道犯罪是主客观的统一。一个没有犯罪故意的人是不可能构成犯罪的(不探讨过失)。西方法谚“无犯意则无犯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所有的侵财类犯罪,其主观都需要有一个“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不论法条中有没有叙明,也不论采用何种构成要件说,职务侵占这一典型侵财类犯罪自然不能例外。而本案的关键即在于此,王某擅自偷拿工资的行为的确造成对正常秩序的破坏,客观上有“偷”的违法性。但是,其主观并无任何要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意思,其目的只是要拿回自己应得的薪水,手段固然不齿,但仍不啻为一种私力救济,况且,王某并未再向老板主张薪水等,也即他认为两相抵消、各不相欠了,在王某这种主观心态下,哪里具有可罚性?又如何能被评价为犯罪呢?上述判决,只能理解为法院客观归罪,对主观方面要么失察、要么选择性失明。

2、适法的机械。

呆板的公平其实是最大的不公平。——托马斯·福勒

法官的逻辑是,欠薪是欠薪,职务侵占是职务侵占,民事是民事,刑事是刑事,各有各的程序,各有各的解决途径,不能混为一谈。看起来,法官逻辑清晰、条理分明、执法严格,像一个社会秩序的坚定维护者。但实际上,法官的选择是一个最方便的选择,这个方便是对他自己而言,不用考虑其他,只考虑侦查机关形成的证据卷宗,只考虑检察机关形成的起诉意见。欠薪?可以找劳动监察,刑事程序是不考虑的。这样,摆在面前的构成要件是多么严丝合缝,认定的犯罪事实又是多么的不可动摇。看起来没有问题就真的没有问题吗?这种呆板的、机械的公平,真的是社会能够接受的公平吗?答案在网民的评论中。

3、缺乏同理心。

无论何人,如为他人制定法律,应将同一法律应用于自己身上。——阿奎那

欠薪当然有其合法的解决途径,但每一个劳动者都知晓吗?正如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要为员工承担社保,但每一家企业都承担了吗?在中国当下环境,劳动者法律素养普遍不高,而老板拖欠工资情况普遍存在,在这两个普遍的夹击之下,劳动者的弱势地位是显而易见的。本案中的老板欠薪6个月,情节已经十分严重,甚至有可能涉嫌犯罪(经责令后拒不支付一名劳动者三个月以上的劳动报酬且数额在五千元至二万元以上的即达到立案标准),员工王某在面临此情时并没有寻找劳动部门的意识,也没更好的解决途径和办法,陷入束手无策之中,最后在无奈之下行此下策。作为一名执法者,换位思考,如果您是当事人,又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王某在可以随意拿走收银箱资金的情况下,仅仅拿走了自己的薪水,对多余的钱分文不取,也充分体现出其没有侵占他人财物的故意,这也是他不妥当手段中的闪光点,老板无情,他并没有不义。假如法官带入同理心去判断,相信不会做出那样的结论。

许霆案犹在昨日,偷薪案再现今天。机械执法,不会带来公正,它只能是公正的敌人。希望执法者,不要图方便,多听、多看、多了解社会的音节,带入同理心办案,做出真正让人信服的、接地气的判决。

注:评论依据新闻所披露案情,如与事实有出入,以事实为准,评论自动失效。

新闻链接:老板有钱不发工资 员工擅自取被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