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比驴子还迷你,为何最后成了“大洋马”,简述日本军马培育之路

曾比驴子还迷你,为何最后成了“大洋马”,简述日本军马培育之路

编者按:众所周知,日本在近代以前战马饲养与培育的马政工作,可谓是悲剧连连。以至于被戏称是“骑着驴子大小的战马打仗”。但侵华战争期间,日本侵略军的“大洋马”却给当时的中国人以深刻的印象。那么,日本近代马政到底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呢?

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前,只有包括来源于蒙古马的托加拉马、御崎马、木曾马、野间马、北海道和种马、对州马、与那国马、宫古马等小型马。虽然日本曾长期与中国交流,但在马政方面,却一直乏善可陈。直到公元8世纪,日本才设立第一个国家级的牧场—御料牧场。该牧场的马匹都处于半散养状态,任由其自由交配;使用上也非常随意,需要马匹时任意挑选,也不懂得给马钉马掌及去势的重要意义。

狭窄的国土面积、匮乏的优质牧草、落后的理念和管理制度,使得日本的马业发展十分缓慢。甚至到御料牧场设立1000年后,马匹的年产量才增加到二三千匹。不仅数量少得可怜,而且其马匹质量也江河日下。到德川幕府时代,日本马的平均体高不超过100cm,甚至还矮于一些国家的中大型驴。明治维新前一年,即1867年,法国拿破仑三世为了感谢德川幕府为挽救法国养蚕业所做的贡献,曾赠送给日本26匹阿拉伯马。

幕府将这些当时最好的骑乘马全都赏赐给了大名及家臣。明治维新新式陆海军建立后,国产小型马作为军用马,实不堪大用。因此,迅速改良马种,便成了明治时期马政的第一要务。赏赐的阿拉伯马陆续被政府追回充当种马,用于改良马。经过近10年的改良,1877年,日本在册军马的平均体高达到了135~138mm。为了近一步提高军马素质,日本政府于当年成立了近代化的马匹育种机构——三田育种场。开始实施第一期为期30年的马种改良计划,学习西欧先进畜牧技术,从世界各国引入类型各异的良种马,对日本马进行全面改良。到1894年甲午战争(日本称日清战争)爆发时,日本军马的平均体高已提高到142mm、平均体重329kg,全面超越了当时中国的主流马种。

日本陆军首次大规模使用军马也就是在甲午战争,为此征召了35000匹民用马匹用于运输。然而由于民用马匹大多资质不良或规格无法达标,能够派上用场的民用马匹还不到十分之一,只得征用了20万人的军夫担任补给物资的运送工作。在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无论是马匹的品种还是训练程度,日本马与其他国家的军马相比依然存在着显著劣势,甚至被西方人讥讽为“伪装成马的怪物”。日本陆军深感马匹品种进一步改良势在必行。便与农商务省合作推进国产马匹改良计划,通过引进外国的优良品种,阉割、杂交等方式改良马匹的品种。但与欧美列强相比,当时的军马的体高仍差距约20cm,平均体重差距约70kg,短距离冲刺速度差约10km/小时。由于这个时期日本并未与欧洲列强开战,这个差距带来的影响并不显著。到了1905年日俄战争(日本称日露战争)时期,日本陆军共动用了17万匹军马:其中约20%用作骑乘马,30%用作挽马,50%用作驮马。日本军马的平均体高已达147.6cm,但与俄军的顿河马相比,便相形见拙。同样一辆炮车,8匹日本马拉得相当吃力,而6匹顿河马却能拉着炮车奔跑如飞。

1906年,在第一期3 0年马种改良计划结束后,日本设立了马政局,启动了第二期30年马种改良计划。1923年,日本国内共设立6个马政管区,负责管区内产马事业的指导和监督,马匹改良的监督;国有种马牧场增加到3个;种马所发展到15个,遍布全国各地,每个种马所配备100匹国有种公马,免费给民间的母马配种。为了提高马种改良成效,日本政府每年都还要从欧洲进口一定数量的种马,并有针对性地进行分类,建立专门的乘马、小型挽马、轻挽马、重挽马产地。各型欧洲良种马配出来的混血后代都根据各自特点,充作特定用途。顿河马的混血后代在日本陆军的步兵、炮兵、辎重兵以及宪兵队中广泛使用;由于大量引入欧洲优良马种,改良后的日本马个头和力气都有了大幅提高。到1939年,日本军马的平均体高已经提升到160cm。这些军马随着侵华日军大批来到中国,因为其体型较中国马大,因此被中国军民称为“大洋马”。不同时代军马与军人身高对比-来自1941年的日文读物《爱马读本》当时的乘马和挽马称为今日之军马

近代的日本马匹,从隶属关系上来说,分为民间马和国有马。

国有马中除了少部分是赛马和为皇室培育的骑乘马外,大部分是军马,由设在日本全国各地及朝鲜的8所军马补充部负责采购、饲养和训练,称为“平时保管马”。军用马和民间马相比,更注意马蹄的管理养护。军马定期洗蹄,每20天涂蹄油,并严格确保四蹄的高低差,蹄子有严重高低差的马,在大负重的情况下,因为四蹄负重不均,容易伤蹄。军马还需要经常放牧在野外,使其习惯野外的气候。无蹄则无马。西洋式马蹄铁有组织的使用,也是进入明治时代以后的事情了。1873年陆军从法国招来装蹄教官,1890年招来了德国教官并正式导入蹄铁生产和装蹄技术,不过农村地区的马蹄铁普及还是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1890年制定了钉蹄师(日本称蹄铁工)资格国家级认证,钉蹄师的培养由兽医学校或者农业学校附属的铁蹄专科负责,经过一年的培养后授予资格认证。寻常蹄铁和冰上蹄铁-来自《马事提要》。

军马和种马、赛马相比,平均水准相同,更习惯集体行动。对于军马的日常养护,日军也有严格规定:为了保证马区的健康与安全,马厩必须全天候派遣卫哨。每天清晨必须洗刷马匹、清理马蹄,同时提供马匹草料;天气晴朗时要把马厩中让马匹睡眠休息用的干草,搬到太阳下曝晒干燥。军马每天须喂食3次,平时饲料包括大麦、干草、食盐等等,战时的军马口粮则包括了其他麦类、豆类等等。对于军马的日常口粮标准,日军规定得非常详细:挽马和驮马的每日大麦配给数量是4200g。如果军马处于输送状态下(在船上或火车上),每日马粮配给数量为燕麦或者大麦2630g,干草6000g,稻草800g,盐40g。在野外放牧牧草选择上,根据昭和三年(1928年)《马事提要》中的彩色插页 良草包括:禾本科、豆科、唇形科、潵形科和菊科等植物21种。

毒草:毛莨科、大戟科、罂粟科、潵形科、百合科、豆科、茄科、玄参科、毒空木科、石蒜科、石南科、桔梗科、天南星科等植物34种。

由于马匹比人类需要更大量的饮水,水分不足时会引发马匹腹痛及疝气。因此,日军规定战场行动期间每天需为每匹军马提供36升水,其中2/3用于饮用,剩1/3作为杂用。在驻营期间,日供水标准则增加到56升。根据统计,饲养一匹“平时保管马”,每年约需2000日元。这就注定了日本“平时保管马”数量并不会太多。而一旦开战,机械化水平很低的日本陆军对军马的需求数量是相当惊人的。为满足日军对马匹的需求,一到战时,日本军部会从民间大量征发马匹入役,称为“征发马”日本民间马只要5岁到17岁之间的都有出征的义务。这些“征发马”除了农忙期,大部分时间都在马厩里待着,缺乏锻炼,也不习惯集体行动,对气候的适应能力也比较差。因此按日本政府和军方的规定,“征发马”必须由军马补充部训练3个月后才能分到各部队。但在紧急动员的情况下,这种规定往往只停留在纸面上。结果就是这些缺乏训练的“征发马”状况百出,给日军带来了各类意想不到的麻烦。照片说明:平时军队中(保管)军马经常训练,心脏发达(右)征发马缺乏锻炼心脏比“保管马”小了近三分之一 来自《爱马读本》

如1932年2月28日,驻高田的独立山炮第1联队接到紧急动员令,准备急赴上海参加战事。该部在编的“平时保管马”只有250匹,遂于10天内征集到了约4000匹“征发马”。这些“征发马”由于缺乏训练,在校阅时军官拔刀对联队长敬礼时发生了马惊,致使校阅场面非常难堪;随后,在向高田火车站进发途中,因沿途市民的喧闹声,也发生了马惊导致队形混乱;装车时,不少马颇为抗拒,大大延误了装车时间;在大阪装船启运时,一度也曾发生了混乱。在经过了多年的精心改良后,日本的军马培育渐入正轨,在马匹品种和骑兵的整备扩张上成效卓著。在世界范围内二战时期用马匹来挽曳火炮已经落后了,但对于日本来说军用挽马在中国大陆依然发挥着重要作用。下图为照片为抗战初期日本骑炮兵部队行军:

1933年,日本陆军在中国东北新设了与师团同级的骑兵集团,并在随后投入到中国大陆战场上使用。在道路状况恶劣的中国战场上,机动车辆常常难以通行,因此,军用挽马挽曳车辆和火炮成为日本陆军赖以输送物资武器的重要手段。中国军队在切断日军补给线时,也时常瞄准日军马匹进行攻击,给日军军马带来了超出预料的损失。下图为照片为台儿庄战役杀伤日军辎重部队之驮马:

本文初稿写于2017年,在2019年修订时补充一些资料,更改了一些内容。本文在写作过程中参考了昭和时期的日文版《爱马读本》《马事提要》及中外网站资料,就此一并致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