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CA名家访谈丨赵明教授:全面解析肝癌治疗布局,直击2019肝癌年度进展

ILCA名家访谈丨赵明教授:全面解析肝癌治疗布局,直击2019肝癌年度进展

编者按:2019年9月,国内外肿瘤盛会接踵而至,令人目不暇接。期间,肝癌领域硕果累累,可谓惊艳。从8月份刚刚结束的亚太原发性肝癌专家会议(APPLE),到2019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年会,再到2019国际肝癌协会(ILCA)年会,接下来还有月底召开的2019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多项肝癌重磅临床研究闪亮登场,引发会场内外的热烈讨论。本刊特邀请赵明教授,作为多项大会的亲历者,为我们在ILCA现场全面解析肝癌全线治疗的布局,解读2019年肝癌领域涌现出的重要的进展。

赵明教授

《国际肝病》:今年我们非常兴奋地看到肝癌的临床研究有了较往年更进一步的表现。相信您在参会中有着更深刻的体会,请您为我们现场解读一下今年肝癌领域涌现出哪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吧?

赵明教授:非常高兴能够接受《国际肝病》的采访。今年从6月份到现在有好几场盛会,包括6月的ASCO,上个月刚刚结束的APPLE,包括今年的CSCO,还有正在参加的第13届ILCA,还有本月底即将召开的ESMO。多项国际肿瘤大会如此密集,更加凸显出肝癌领域收获颇丰。可以说,2019是肝癌领域取得显著进展的一年,各方面临床研究都涌现出积极发展的态势,总体来看,主要的领域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早中期肝癌:外科手术与局部治疗的应用

对于早期肝癌的治疗,目前的ILCA以及ASCO会议上都分别做了阐述和讨论,大家的意见也是比较一致的。对于肿瘤大小<3 cm的早期肝癌,局部治疗的主要选择手段包括外科手术切除或是局部治疗, 例如射频消融治疗。当然在选择过程中,我们需要根据患者肿瘤的位置和患者的实际情况进行决策。

对于肿瘤大小超出3 cm的肝癌患者,目前以外科治疗为主,在介入领域有学者运用把局部治疗联合起来的方法,比如说TACE联合消融治疗用于这部分患者的治疗,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未来还需要进行更多的临床研究进行论证。 目前,TACE治疗是一个主流。在本次ILCA大会上,专家学者主要讨论了TACE治疗的次数、治疗的间隔,以及如何定义TACE治疗失败等临床上非常具体及有意义的问题。例如,对“TACE治疗失败”的定义,是患者的死亡,还是肿瘤的进展,还是不良反应的增高,本次会议上也做了深入讨论。

晚期肝癌:系统治疗的一线治疗选择与二线免疫治疗

对于晚期肝癌患者,现在的治疗方法越来越多。从索拉非尼问世,到最近两年的仑伐替尼为代表的一线治疗,在本次ILCA会议上也做了一个详细的分析,具体到鉴于这两个药物出现的不良反应并不是完全一致,这两个药物的合理使用等问题需要考虑其独特的不良反应以及患者的耐受情况。

对于一线治疗失败的二线治疗,目前来说主要是免疫治疗。在本次ILCA会议上,专家学者也把今年ASCO、APPLE会议上的一些结果又重新做了梳理,包括Anthony 教授关于Checkmate 040后期结果报道和 Finn教授做了关于Keynote 240的结果分析,报告提示免疫治疗在晚期肝癌二线治疗中的作用也得到了进一步肯定,免疫联合治疗是非常有价值和临床应用前景的系统治疗方案。

关于免疫联合治疗的探索

对于晚期肝癌,目前关于免疫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是一个主要探索的方向。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酪氨酸激酶抑制剂(TKI)之间的多种联合方案的治疗结果在各大肿瘤会议中均有公布,包括ICI联合ICI、TKI联合ICI、以及ICI/TKI 与手术及其他传统局部治疗的联合。例如,在本次ILCA大会上,有关ICI联合ICI,即CTLA-4联合PD-1的治疗,在临床研究中获得了较好的疗效,患者可获得更长的总体生存。

《国际肝病》:您在肝癌介入局部治疗以及综合运用免疫治疗方面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请您从肝癌全线管理的角度,谈谈未来肝癌临床治疗的策略上将会呈现出哪些机遇和转变?

赵明教授:肝癌患者全程管理个人认为应该包括几个方面。

首先,对于早期肝癌,积极的手术治疗联合术后预防复发的策略,在这方面有很多的临床研究正在进行,尤其是手术后联合免疫治疗这方面已有一些文章报道。例如,2016年韩国学者在Gastroenterology杂志上报道的一项研究表明,肝癌患者术后应用细胞治疗可以降低肝癌复发风险。近年的研究多是从手术的辅助治疗、新辅助治疗方面进行入手,目前这个方面的很多研究正在进行当中。

其次,中期肝癌主要涉及介入治疗,联合免疫治疗的应用,例如TACE治疗后的患者什么时候可以再次接受下一次介入治疗、接受多少次TACE治疗合适、何时应联合选用新的药物进行治疗,这是一个主要的研究方向。

再次,晚期肝癌治疗未来将更多地牵涉到TKI序贯或者联合免疫治疗。联合治疗使用的时机以及如何序贯等等是临床上值得思考和探索的课题。目前,一线治疗药物包括索拉非尼、仑伐替尼,二线治疗的选择,对于肝功能良好、对索拉非尼耐受的患者,我们通常会选择瑞戈非尼。当然在二线当中还有卡博替尼、雷莫芦单抗,以及ICI等,这些药物可以说各有特点。雷莫芦单抗,我们知道它是一个单克隆抗体,它主要用在AFP升高的患者当中,这方面的研究数据也给大家一个很好的提示。

《国际肝病》:2021年APPLE将在上海举办,您对于未来我国肝癌研究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有哪些期待,又有哪些良好的建议呢?

赵明教授:我刚刚参加完今年8月份在日本札幌举行的APPLE会议。整个会议,我们中国学者的参与度非常高。它与ILCA的会议不完全相同,主要体现的是我们亚太地区间的多方面交流。会上,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来自中国学者的口头报告,很好地展现了中国的肝癌治疗快速进步的现状,有助于我学者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参与到国际领域的合作和交流当中。

中国是一个肝癌大国,每年的肝癌发病人数大概有46万,死亡率也较高,任务非常艰巨。2021年APPLE会议能够在上海举行,对中国的意义也非常深远。中国经历这么多年的发展,不仅有很多新药在中国上市,也有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研究正在开展,例如秦叔逵教授牵头的SHR1210联合甲磺酸阿帕替尼对比索拉非尼在晚期肝癌的一线临床研究在国际舞台上有很好的展现。相信未来,我们将有更多的国际性研究涌现出来。在临床方面,国内多家大型的肝癌中心,包括上海、北京、广州等等的肝癌中心都是肝癌治疗领域的优秀典范。临床实践中我们也参照国际指南、同时考虑到国情并遵循着中国自己的临床指南,综合指导我们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提高患者疗效、改善患者生存。

最后,我们非常期待2021 APPLE会议在中国召开。这不仅有利于国际间的学术交流、产生积极的思想碰撞,同时也让我们中国的医生能更好地了解国际上临床研究、药物开发以及转化医学方面的最新动态,推动我国肝癌治疗水平进入到一个崭新的时代。

专家简介

赵明,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抗癌协会介入治疗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肝癌专家委员会委员、广州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中西医结合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大发1分快三部专家库成员。

擅长微创介入局部治疗和器官水平治疗,并综合运用免疫治疗在原发性肝癌和肝脏转移性肿瘤、等实体肿瘤及相关疑难病症的诊治。近五年主持国家自然科学资金及省部级科研项目及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十余项,以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在Gut、Journal of hepatology ,Oncoimmunology,Radiology等国际本专业及消化道及肿瘤学杂志上发表论著三十余篇。

(来源:《国际肝病》编辑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