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世界三大湾区,发展粤港澳大湾区要靠这个!

参考世界三大湾区,发展粤港澳大湾区要靠这个!

但是迄今为止

真正具有国际战略地位的

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影响的

举世公认的

只有三大湾区

东京湾区 纽约湾区 旧金山湾区

南报君花了40天

跑了世界三大湾区

采访了多位业界人士

南报君梳理了一下

粤港澳大湾区是可以吸取一些经验的哦

1

世界级湾区都是相似的……

世界级湾区有哪些特性?

南报君采访调研的时候

三大湾区的专家学者提得最多的是

开放性创新性区域协同宜居宜业

▼经典湾区形成四阶段▼

旧金山湾区

旧金山湾区具备开放性和包容的气质

这是他们最有利的条件之一

旧金山湾区的城市群看似分散,缺乏规划,但事实上分工定位很合理,协同效应明显。经过160多年的发展,这里已经形成湾区内其他城市错位发展的模式。

——旧金山湾区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前所长肖恩·伦道夫

▲ 旧金山湾区奥克兰港口(资料图片)

不仅包容还很注重创新

旧金山湾区这方面也是棒棒的

这是来自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的数据

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专利授权数分别占美国全国专利授权总数的4.4%和14.4%;《财富》公布的世界企业500强名单中,纽约、旧金山、东京湾区分别有28家、22家、60家企业上榜。

旧金山湾区的政府也没闲着

协调能力发威

纽约区域规划委员会于1921年成立,后发展成纽约区域规划协会(简称RPA)。1961年旧金山也成立了湾区政府联盟。

南报君研究过三大湾区的“发家史”

发现了一些饶有意味的小插曲

2

化茧成蝶的历程……

“以前的华尔街,太过相信‘无形之手’的力量,创新金融衍生品层出不穷,最终酿成2008年金融危机。”

▲1970年代纽约曼哈顿街头(资料图片)。

“硅谷和旧金山之间过去几乎没什么联系。”

▲1851年的旧金山港(资料图片)。

“以前东京很拥挤、地价猛升,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矛盾”。

▲拥挤的地铁车厢曾让东京出现“地铁推手”的职业。

很明显

世界级三大湾区在“升级打怪”的过程中

遇到了不少麻烦呢

后来它们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呢

这时候,就需要有一股‘协调力’,来解决这些问题,从而提高大量人流、物流的联通效率。三大世界级湾区日后之所以出类拔萃,跟它们在工业经济时期克服了诸多困难密切相关。

——中山大学粤港澳大湾区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毛艳华

其实

以上我们说到的困难首先就包括

交 通

这是全世界都最棘手的“病症”

在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上

东京湾区创出了一个范本

早在1920年代

东京已经开始规划、修建地铁

到了1965年

新干线列车开始运营

东京与全国其他城市实现了

“市中心对市中心”无缝对接

人口急剧聚集

▲东京地铁线路图。如今,由新干线和特急、急行、快速、普通电车组成的轨道交通网络错综复杂、运行准点高效。

东京湾区的分工布局同样很讲究计划

1960年代后

东京实施了“工业分散”战略

重化工业全面退出东京都

工业逐渐迁移至横滨、川崎等城市

形成京滨、京叶两大产业聚集区

▲与此同时,东京都产业布局逐渐变为以对外贸易、金融服务、精密机械、高新技术等高端产业为主。

那么分工布局带来的效益就很明显了

现在以京滨、京叶工业区为核心的东京湾沿岸

已经是日本经济最发达、工业最密集的区域了

工业产值占了全日本的40%

说到这里

你可能会很好奇

正在规划建设中的粤港澳大湾区

又该怎样跟上世界级湾区的水平呢

3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离不开知识影响力”

▲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片区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

我们能不能更有效率、少走弯路呢

再看一眼世界三大湾区

如果单单从面积、人口、GDP总量等方面看

粤港澳大湾区已经差不多了

但是在人均GDP上……

旧金山湾区已超过11万美元,纽约湾区和东京湾区均超过4万美元,而粤港澳大湾区人均GDP仅为2.04万美元,不及旧金山湾区的20%,经济密度只有三大湾区的46%。粤港澳大湾区的创新企业与教育资源,与其他世界级三大湾区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用图表看思路更清晰

业界人士纷纷来支招了

广东省政府参事、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

“湾区经济之间的比较,不在于大,而在于强;不在于规模,而在于质量;不在于单体城市,而在于城市群和产业圈的集聚和扩散能力。

澳门大发1分快三大学副校长庞川——

“湾区建设离不开‘知识影响力’。粤港澳大湾区长远发展需要做好人才培养,而发展高等教育则是培养人才的重要因素。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院长海闻——

“粤港澳大湾区需要办更多大学,尤其是研究性大学。建议粤港澳三地加强院校合作和校企合作,推动教育改革。

旧金山市市长李孟贤——

“发挥政府的作用很重要。旧金山市曾经通过出台税收减免政策,如降低工薪税来吸引大发1分快三公司进驻。几十年来,美国联邦政府为旧金山湾区的大学和硅谷公司提供大量资金,用于基础研究和早期技术开发,其中因为政府资助的基础研究而诞生的硅谷公司数以百计。

亚洲经济研究所新领域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丁可——

“粤港澳大湾区可效仿日本经济产业省推动的‘产官学结合’计划,在空间上打造大企业、小企业、科研机构、大学、政府和金融机构相互合作的平台。

前世界银行咨询顾问尹伊文——

“一方面,香港的自由贸易市场是世界著名的有效市场,另一方面,中国的有为政府在过去三十多年来表现得相当出色。如果能把这两个优势结合好,我想未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会做得很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