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诗》里为何会收录一首元朝人的诗?

《全唐诗》里为何会收录一首元朝人的诗?

这肯定是说唐珙的《题龙阳县青草湖》: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是一首押平水韵“五歌”部,平起平收的七绝。全诗笔调十分的轻灵,写景记梦,虚实相间。构思新颖独特,诗境飘渺奇幻,是古诗中的上乘之作。

诗的内容耳熟能详,我们也可以另开文章详细赏析这首诗,不过与本题无关,就不在这里回答了。

《全唐诗》编校

这首诗收录在《全唐诗》中“无考”类目中,也就是说,录入全唐诗的时候,编者并不知道是作者背景。《全唐诗》成于清康熙年间,由曹寅主持,在扬州开局修书,参加校刊编修的有赋闲江南的在籍翰林官彭定求、沈三曾等十人。这部卷帙浩繁的大书,能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编成,主要是充分利用了季振宜编《唐诗》和胡震亨编《唐音统签》的成果。

玄烨为《全唐诗》所作序中,谓全书共“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凡二千二百余人”,后人多从其说。其实这个数字并不精确,近年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编《唐代的诗人》、《唐代的诗篇》,将《全唐诗》所收作家、作品逐一编号作了统计,结论是:该书共收诗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句一千五百五十五条,作者共二千八百七十三人。这个数字是相当可靠的。

如此浩大的工程,仅由十位文人在一年之内完全,成书仓促,存在问题也很多。所以连皇帝写的序列出的数目都不精确,当然不排除后期可能进行了增修。

但是这就侧面说明了《全唐诗》在成书之时由于时间不充足,编者态度也未必严谨。作为清朝文人,单看这首《题龙阳县青草湖》的行文风格,用词遣句,思维方式,实在是盛唐之风,可能认为兵荒马乱、文学大幅后退的元朝出不了如此优美的七绝作品。

所以编《全唐诗》的人没有去详细考证,想当然地将此诗录入了“无考”的类目之中。

唐温如身份考证

至于唐温如是元人的考证,其实陈永正先生早在一九八七年就对此问题做出了结论,并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现引用陈先生一段原文,都是白话,大家细细看过便知根底,无须再多发挥:

按,唐温如此诗,不见于唐、宋人有关载籍中,连素有淹博之誉的宋人洪迈撰集的《唐人万首绝句》进御本及赵宦光、黄习远的编定本中也没有此诗,自唐至清诸家唐诗选本也未予选录。唯一例外的是管世铭《读雪山房唐诗钞》选入此作,见该书卷三十四。

最早收录唐氏此诗的是元人赖良编撰的《大雅集》,题为《过洞庭》,唐珙作。在作者小传中介绍,珙字温如,会稽人。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载,赖良字善卿,浙江天台人,“是集皆录元末之诗”,“其去取亦颇精审”,“故不失为善本”。《大雅集》前有元至正辛丑一三六一年杨维桢序,称其“所采皆吴越人之隐而不传者”。可知《大雅集》所录诸家,皆为编集者同时代人,又有乡里之谊,所收作品亦当可靠。

钱谦益《列朝诗集》甲前集十一收入唐珙《过洞庭》及《题王逸老书饮中八仙歌》,据《列朝诗集》编辑体例,甲前集所收的多为“明世之逸民”,可知唐珙也是自元入明的诗人。《古今图书集成·方舆编·山川典》第二百九十八卷“洞庭湖部”收录唐珙《过洞庭》诗,亦置于元人之列。

因此,唐珙(字温如)确为元末明初诗人,《全唐诗》收入《题龙阳县青草湖》是误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