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宋填词99 潘汾这首咏蝶佳作 为何在钦定词谱中查不到词牌

观宋填词99 潘汾这首咏蝶佳作 为何在钦定词谱中查不到词牌

前言

古代有一些人“以字行”,例如柳中庸,名淡,字中庸。《全宋词·凡例》专门说到:

词人姓氏,昔人或仅题字号,或误加分合,或以此作彼,或不辨鲁鱼。如沈子山名邈、田不伐名为、潘元质名汾...

今天介绍的这个人也是如此,潘汾,字元质, 历史上关于的他的信息极少,提到他的时候,几乎都称呼他的字。

在《全宋词》中,仅仅记录了他的六首词。虽然词作不多,但是他有一首自度曲很有特点,竟然没有被《词律》、《钦定词谱》等收录。

他的另一首词还告诉了我们一个有趣的习俗,唐宋美女化妆时,为什么要剪灯花?

一、被钦定词谱漏掉的《孟家蝉 》

清丁绍仪《听秋声馆词话》记录潘汾有一个自度曲叫做《孟家蝉 》:

此调系宋潘元质自度腔,词谱、词律均未收。

《听秋声馆词话》里统计了不少《钦定词谱》中没有采集的词牌:

万氏《词律》成于康熙26年,共659调,计1173体。至五十四年,钦定词谱成,共826调,计2306体。较之万律,增体一倍奇。乃采取犹有未及。

如李光庄简集之琼台,王质雪山集之红窗怨、无月不登楼,吴则礼化湖集之江楼令,阳春白雪所录潘元质《孟之蝉》....《听秋声馆词话》

《钦定词谱》中介绍唐宋人最早并没有什么词谱:

唐、宋两代皆无词谱。盖当日之词,犹今日里巷之歌,人人解其音律,能自制腔,无须於谱。其或新声独造,为世所传......《钦定词谱》

最早的词谱是明朝张綖的《诗馀图谱》 ,创调谱149阕。到了清朝,万树编撰了一本《词律》,共659调一共二十卷, 编于康熙26(1687)年。康熙54年,依据皇帝旨意,士人们编撰了《钦定词谱》,多达826个词牌、2306体。但是仍然没有把所有的词谱囊括进去。

潘汾的这首《孟家蝉 》就是其中之一。据清朝张德瀛《词徵》介绍:

孟家蝉九十七字,潘元质所创调也。朱彧《萍洲可谈》云,孟后衣服画作双蝉,目为孟家蝉,识者谓蝉有禅意,久之竟废。姜尧章诗“游人总戴孟家蝉”,张伯雨词“玉梅金缕孟家蝉”,指此。

孟后是指宋哲宗的皇后孟氏 ,老街前面文章介绍过这个孟氏。她因为被贬居在民宅里,躲过了靖康之难,后来支持宋高宗赵构即位。孟氏还作皇后时,她的衣饰上画有双蝉,被称为孟家蝉,似乎是当年的引领潮流的服饰。姜夔曾有诗 《观灯口号》云:

游人总戴孟家蝉,争托星球万眼圆。闹里传呼大官过,后车多少尽婵娟。

下面我们欣赏一下潘汾的这首《孟家蝉 蝶》

向卖花担上,落絮桥边,春思难禁。正暖日温风里,斗采遍香心。夜夜稳栖芳草,还处处、先亸春禽。满园林。梦觉南华,直到如今。

情深。记那人小扇、扑得归来,绣在罗襟。芳意赠谁,应费万线千针。谩道滕王画得,枉谢客、多少清吟。影沈沈。舞入梨花,何处相寻。

上阕先写蝴蝶活动的场所,结尾处“梦觉南华”用“庄周梦蝶”的典故。

下阕引入人物,扑捉了蝴蝶没有放在笼子里,却绣在了衣服上,其实意思是说衣服绣上的蝴蝶栩栩如生。诗人用倒装和比喻之法。

谩道滕王画得,滕王即王勃《滕王阁序》里的滕王李元婴,他善于画蝴蝶,号称滕派蝴蝶。谢客或是南北朝的谢朓,有诗云:花丛乱数蝶,风帘入双燕。

舞入梨花,何处相寻。南北朝·刘孝绰有《咏梨花诗》云:杂雨疑霰落,因风似蝶飞。

潘汾这首词,句句不离蝴蝶,有真实的蝴蝶、有梦中的蝴蝶、有绣在衣服上的蝴蝶,有画中的蝴蝶、有诗中的蝴蝶。的确是咏蝶诗词中的精品。

二、潘汾与宫词体

宋朝名士周煇在《清波杂志》记录了自己年少时受到潘汾教诲的故事:

江南自初春至首夏,有二十四番风信。梅花风最先,楝花风居后。煇少小时,尝从同舍金华潘元质和人《春词》,有“卷帘试约东君问,花信风来第几番”之句。潘曰:“宫词体也,语太弱则流入轻浮。”又尝和人《腊梅词》,有“生怕冻损蜂房,胆瓶汤浸,且与温存着”,规警如前。朋友琢磨之益,老不敢忘。潘墓木拱矣。

潘汾教导年轻时期的周辉,说周辉的词过于孱弱,流于轻浮,有点宫体诗的味道。周辉深以为然,牢记在心。不过潘汾传世的几首词,似乎也有这些问题。

潘汾传世的六首词,《孟家蝉 ·蝉》咏物,剩下的5首都是情诗,其中《丑奴儿慢》是男人思念女人;《玉蝴蝶》、《倦寻芳》、《花心动》、《倦寻芳》、《贺新郎》是女人思念男人,如果说周辉有宫体之嫌,潘汾自己也脱不得干系。

下面欣赏潘汾的两首词,一首以男性的角度思念自己的女情人,另一首以女性的角度思念自己的男友。

男人词:《丑奴儿慢/采桑子慢》(宋·潘汾)

愁春未醒,还是清和天气。对浓绿阴中庭院,燕语莺啼。数点新荷翠钿,轻泛水平池。一帘风絮,才晴又雨,梅子黄时。

忍记那回,玉人娇困,初试单衣。共携手、红窗描绣,画扇题诗。怎有如今,半床明月两天涯。章台何处,应是为我,蹙损双眉。

上阕依然是惯例写景,点明时间地点,时间在春季,因此多有春天的意象:绿荫、莺燕、新荷、水池、柳絮、梅雨。

下阕写人,回忆当年与爱人相聚的缠绵。然后再回到当前,以月衬托凄凉之意。章台是典故,用唐朝诗人韩翃的故事,韩翃寻找分散的妻子,有诗云:章台柳,章台柳,颜色青青今在否?其妻子被权贵霸占,闻此诗后托人回复:杨柳枝,芳菲节,可恨年年赠离别....

女人词:《玉蝴蝶》

睡起日高莺啭,画帘低卷,花影重重。醉眼羞抬,娇困犹自未惺忪。绣床近、强来描翠,妆镜掩、不肯匀红。锦屏空。对花无语,独怨春风。

匆匆。庾郎去后,香销玉减,是事疏慵。纵蛮笺封了,何处问鳞鸿。眼中泪、万行难尽,眉上恨、一点偏浓。杳无踪。夜来惟有,幽梦相逢。

整个上阕表达的都是下阕第四句的4个字:是事疏慵。如何疏慵呢?温庭筠《菩萨蛮》词云: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潘汾的上阕基本就是温庭筠这10个字的意思。

纵蛮笺封了,何处问鳞鸿。即晏殊的《清平乐》:“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写好了信,又能往哪里寄呢?这里潘汾用10个字,写出了晏殊24个字的意思。

诗人有时用女人的角度写相思,有时用男人的角度相思,也有同一首词变换角度写相思,例如柳永的《八声甘州》: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凝愁!

此时此刻,你在那头,我在这头..........

三、美女化妆时 为什么要剪灯花?

这首《倦寻芳·闺思》也是一首女人思念男人的词:

兽镮半掩,鸳甃无尘,庭院潇洒。树色沉沉,春尽燕娇莺姹。梦草池塘青渐满,海棠轩槛红相亚。听箫声,记秦楼夜约,彩鸾齐跨。

渐迤逦、更催银箭,何处贪欢,犹系骄马。旋剪灯花,两点翠眉谁画。香灭羞回空帐里,月高犹在重帘下。恨疏狂,待归来、碎揉花打。

这首词极有“柳七风味”,令人想起柳永的《定风波 》: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暖酥消、腻云亸,终日厌厌倦梳裹。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特别是结句云:恨疏狂,待归来、碎揉花打。仅仅十个字,把柳永词下阕中野蛮女友的形象言简意赅的刻画了出来。宋无名氏词云:檀郎故相恼,须道花枝好。一向发娇嗔,碎挼花打人。

潘汾下阙”旋剪灯花,两点翠眉谁画“,这是当时的一种化妆方式。唐朝郑谷 《贫女吟》中也有:“东邻舞妓多金翠,笑翦灯花学画眉。”

唐宋美女们画眉为什么要剪灯花呢?不是为了照明,而是因为灯煤可为画眉之用。况周颐 《蕙风词话续编》卷一写到:‘旋翦灯花,两点翠眉谁画?’盖以灯煤碾细代眉黛。”

不仅如此,古人还用灯煤制墨、作中药....

结束语

潘汾是一个没有什么影响力的词人,生平事迹也无从了解。幸而留下了这几首词,让我们还能记住这个名字。也算是诗人的一点价值吧。

结束时,填一首《采桑子慢》为作业,这个词牌的潘汾体第一个仄韵是叶韵,其他都是平韵。

和风弄柳,吹散空庭花气。望栏外晴川飞絮,紫陌莺啼。竹径通幽,一宵春水涨莲池。当年王谢,寻常巷口,燕子归时。

担上买花,桥边系马,巧笑牵衣。镇相忆、西窗剪烛,转瞬天涯。数尽千帆,小楼孤倚锁愁眉。人间天上,悲欢契阔,都入新诗。

○○●●,○●○○○▲叶韵。●○●○○○●,●●○△。⊙●○○,●○○●●○△。◎○○●,○○●●,⊙●○△。

●●●○,◎○⊙●,⊙●○△。●○●、○○⊙●,◎●○△。●●○○,●○○●●○△。○○○●,⊙○●●,◎●○△。

@老街味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vnetpros.com/style/images/nopic.gif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