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证挂靠——国法如山岂容硕鼠恣意妄为!

残疾人证挂靠——国法如山岂容硕鼠恣意妄为!


如《截瘫苦》所言,截瘫分三六九等。我其实漏写了一条,除了工伤,军残更是“贵中之贵”。当然指出这点只是就事论事,没有丝毫嫉妒英雄的意思。不过有时闲下来也会觉得自己瘫得不值,大丈夫为国冲锋陷阵伤于阵前,那才是伤得其所。

所谓的“非富即贵”不在本文讨论之列。我们讨论的是如《截瘫苦》中所说的无泪一族——即三无一族:无保险、无工作、无赔偿,在最底层苟延残喘的贫困轮椅一族。当然广义地说并不是只有截瘫有无泪一族,其他种类的的残疾朋友都有。我们国家大概有九千万残疾人,这样的极度贫困残疾人至少以百万计。

重度残疾人的两补和低保,对于那些贫困的轮椅族来说,杯水车薪接近于无。只靠拿低保和两补,我想绝大多数的贫困轮椅族都会饿死的,这点是毫无疑问。之所以没有饿死是因为有家人和朋友的爱。谁也不知道有没有那种轮友——像野草一样自生自灭悄无声息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有还是没有?若有那是不幸还是解脱?

前几天偶然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有人在发广告:租用残疾证。后来又在一个贴吧里看到有人发布同样的广告,也就是所谓的残疾证挂靠。开始不明白怎么回事 ,后来才知道这所谓的残疾证挂靠就是要证不要人,每月给你几百块钱,企业给交着五险一金等社保,而本人不用去上班。残疾证最值钱的还是帝都北京,据说每月有两千元左右。这一点倒很科学没毛病。

现如今慈善组织都不干慈善的事儿,企业自然是无利不起早。企业按比例聘用有残疾证的员工,可以享受减免向国家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简称残保金)。用人单位给挂靠的残疾朋友每月购买基础社会保险和发放少量工资,但是不需要残疾人到单位上班,以此来逃避次年残保金的缴纳。



虽然看起来都是钻制度的漏洞,但残疾证的挂靠和别的专业证照地挂靠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比如建造师建筑师医药师人家那都是锦上添花。残疾证地挂靠和贪婪没有关系,纯粹就是为了面包,背后是一把把辛酸泪。

咋一听说挂靠,多好的事儿,不但给你买面包的钱,还给交着五险一金。这不就是天上掉肉火烧了吗?

后来跟一个轮友老哥聊起这件事。那大哥50多了,二十多岁时摔伤一直也是独身一人。大哥的残疾证挂靠到了本地一家企业。都知道鱼熊掌很多的时候已经可以兼得了,倒是面包和火腿不可以。老人的低保被取消了,因为他是有工作的人了。于情于理像这样孤身一人的瘫痪老人每月多领二三百块钱,是不是更好一点。

老人的两项补助还有(重度残疾人的生活补助和重度残疾人的护理补贴)。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也说了,只要他取消了挂靠,可以随时在给入低保。但老人说他不想取消挂靠,因为再有三几年,就可以领养老金了。等企业给交够了养老金再考虑入低保的事。

除了取消低保,还有一个风险,如果挂靠的企业违约不在聘你,或者因为效益不好不给交保险了,后期的保险金贫困的轮友是交不起的。

如果有确实可靠的企业(最好是当地的)找你挂靠,自己权衡,不妨一试。不管有无违规,总比空谈作秀喊口号好得多。至于到处做广告的黑中介大家千万别相信,更不要去尝试!没人愿把自己的肉火烧扔掉,所以天上不会掉肉火烧,要掉只会掉石头。谁抢谁就有砸破头的风险。



挂靠中介一般会索要:身份证复印件、残疾证复印件、照片、银行卡复印件。有的中介公司还会收取数目不等的费用。这些资料都涉及个人信息安全,令人担忧!即便不收取费用也有极高的风险!

有网络以来就有网络诈骗,这几年更是花样百出让人防不胜防,相信轮友们也都耳闻目睹过.但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不确切的挂靠信息和一月几百块面包钱,心知多半是骗局,轮友们还是趋之若鹜,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劲头。这种怪象不是贪婪无知所能解释得了的,实在是因为贫困的轮椅族生活太窘处境太惨。

从一些报道看到,一些地方残联出台了相关政策:用人单位必须给残疾人缴满一年的保险,开满一年的工资,并且残疾人上班时间满一年后,这些用人单位才能用残疾人的残疾证开始免交残保金。挂靠现象在这些地区好像得到了控制。

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地征收——原本为了促进残疾人就业的政策,却催生出来残疾证挂靠这个怪胎。仅仅是简单地阻断残疾人挂靠过于粗暴,政策的漏洞不能让残疾人买单!

图上这句话据说是马雅可夫斯基说的。其实马雅可夫斯基的原话不是这样的,马雅可夫斯基的原话更适用于历代英勇反抗的起义者:当统治者将你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你还有最后一条路走,那就是反抗,永远记住,这并不可耻!

不知是谁胡乱杜撰图上这么一句不讲理的话,这句话是为所有施罪者开脱,无视了无辜的被施罪者的痛苦。像不承认1+1=2,这样不讲理的话是最可怕的。我觉得任何的犯罪都是非正义的不值得开脱的,都会伤及无辜。即便是走投无路或一时冲动的地犯罪,即便被施罪者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自己以身试法,不也是伤及自身了吗?

人有三欲:色欲贪欲食欲。如果有人为色为贪去犯罪,肯定是这个人的罪恶;要是有人为了填饱肚子去犯罪,那么这个社会是有问题的。

从古至今,即便是为了面包,走投无路之下除了犯罪还有一条比犯罪好得多的路,就是乞讨,山东土话叫要饭。

春天,我认识了一位年轻的轮友。他加我微信是想问留置尿管和造瘘的利弊,他截瘫三年一直留置尿管。他也是农村的,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帅小伙。正如绝大多数的农村小伙一样他也曾奋斗过,在他快要结婚的时候出了车祸,摔成了完全性的截瘫。.造化弄人,一场车祸一次事故就是残疾和健全的分界线,就是另一个人生。悲催的是他和我一样也没有赔偿。可以想见他的未婚妻也离开了他。他和年逾古稀的爷爷相依为命。

三月份,他告诉我他有一个雄心壮志:去远方的城市一路乞讨挣钱。而且都已经打听好了去哪几座城市怎么去,4月份就出发。一听到他的雄伟计划,我心情用一个词可以概括:悲壮。不是荆轲胜似荆轲,我佩服他的勇气!

一个下半身没有知觉屎尿不知的人,摇着轮椅穿行在远方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面对陌生的人,雨雪冰霜.....也许还有城管的驱赶抓管.....生理和生理都会是莫大的考验 ,受的苦遭的罪用膝盖也能想到。

在我看来这样的生活能否生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我想劝他放弃这个想法,语音时那位兄弟哽咽着说:哥哥,想想我也害怕,但是没有办法人总得活下去。我得想办法挣钱吃饭,养活我养活我的爷爷。听了我无言以对。

他当时还极力劝我一起结伴去要饭。春天的时候我正躺在床上和褥疮做最后的战斗。如果屁股没有后顾之忧,我不知道我敢不敢摇着轮椅孤身一人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流浪?我应该也义无反顾地去要饭吧,什么脸面什么尊严在面包面前都应该是空气。但最后我发现我没有那份勇气。

他四月份出发要饭的计划并没有实行,因为他的屁股也得了褥疮。他只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养着屁股继续和他的爷爷过日子。什么叫走投无路?这就叫走投无路吧——要饭也要不成。

能摇轮椅的还有勇气想着出来,划着轮椅去要饭。而那些颈椎的轮友?他们的手根本就不好使,很多人吃饭都需要人喂。

不想再去举例说明。贫困的轮椅族没有最苦只有更苦。那些上有老下有小的轮友生计会更加艰难。看看朋友圈看看微信群铺天盖地的“筹兄筹弟”。那些不会运做各种筹的轮友恐怕为数更多.。



看看这张图,残保金的用途。这么多年没有人给我指导怎么去就业。只有在换残疾证的时候见过残联的公务员们。我也曾经打电话尝试得到残联地帮助,残联的回答是:三四级的残疾人可以帮着介绍工作,一二级的不行。听了心里一阵发凉。但也理解,哪个单位愿意用重残?

不过回头一想:一二级的重度残疾人找工作岂不是更困难?是不是更需要帮助?不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这是不是违背了残联设立的初衷?有悖于残疾人保障政策的本意?

我不知道其他的残疾朋友怎么样,也多半都是在靠个人的努力在打拼挣扎吧?不知道有没有接受过残联指导培训的朋友,如果有的朋友可以在公众号的下面留言,以便证明我是错的,我真希望我仅仅是一个个例。

这么多年以来我也有过几次就业冲动,但和组织无关。第一次是热心的小舅建议我开个小卖部。说是像我这样的开个小卖部可以免税。后来因为涉及到家里房子地改建,还有进货也需要家人帮忙。那时候父亲弟弟都很忙,开小卖部的事就不了了之了。在者那个时候刚受伤没有几年,我和全家人都还在慢慢适应我的新身份,好像也无暇顾及其他。

第二次是一个小企业的老板,他需要一名会计,一月给300块钱。我去的好处是他们的企业也可以减税。但是要去30公里外的地方,而且要长期待在厂里。我是有点心动的,谁也不想混吃等死。但家里人果断打消了我的念头:一个人怎么生活?尿裤子拉裤子是常态,怎么盥洗晾晒衣服?谁给倒便盆?所以我也仅仅是动了下心而已。

后来的十多年褥疮缠身工作更是不敢想了。第一次挣到面包钱是在今年春天。在微信上认识了一位颈椎受伤的病友。他有一家卖轮椅的网店,需要人给他的网店刷单。断断续续忙活了半个月刷单,我挣了150元。这是二十多年来我第一次挣钱。这些钱都给母亲和孩子们买了零食。当时的那份喜悦和成就感自不必说了。



我们的老祖宗该有多么智慧!看看造的字——瘫——病下有难。与这个字有了瓜葛那是灾难,以后的路必会难上加难。想活下去就得填饱肚子,想填饱肚子得有钱,想有钱得有工作,截瘫难就难在工作上。

一个轮友无业一家人都会步履沉重,一个轮友就业全家都会轻松!谁都想自食其力,谁都想享受劳动的快乐,谁也不想等着吃嗟来之食。就业,该如何就业?就什么业?怎么就业?不是这些苦命的人不努力,实在是身不由心!很多轮友就是缺一个机会,帮不了的时候就是走不出来。

由于身体所限绝大多数轮友不能承受长时间连续性高强度的工作。这一点倒不是因为懒散。一是因为大小便的原因随时有可能更换尿不湿换裤子,更重要的是要定时地变换体位,以防止褥疮的产生。对工作时间的要求相对自由点的工作更适合轮椅族。

在当今就业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如果没有政府和社会地帮助,轮椅上的我们很难得到工作的机会。

精神文明地建设喊了n多年了。口号不重要做秀不重要面包才重要。政府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去做,比如根据每个残疾人的文化程度身体状况给他们以培训,帮助大家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在这个网络时代应该有适合轮椅族的工作。这是残联的职责,也是征收残保金的主旨所在——促进残疾人就业。

再比如政府可以购买更多的适合残疾人的公益岗位给贫困的残疾人。还有公务员残疾人比例的问题,要求企业做到的政府应该率先垂范!如果全国各地政府机关(最应该先做的是残联)漂亮的办公楼里有更多的残疾人公务员为民众服务——若如此美好的愿景实现了比一万句的口号都有说服力。


上面的截图是人民网关于深圳市(仅仅是深圳吗)残保金地追问(频频见诸报端的还有福彩地追问:黄山脚下的“培训基地”等)。对比三年前我想说:好像都一样都一样真的好像都一样,好像什么也没有改变!残保金,福彩,还有各类的慈善基金是雪中送炭的面包钱,而不是为了满足饕餮之徒的贪欲!长此以往不仅伤害了残疾人,更让纳税人和爱心人士和企业寒心。

是谁无耻地动了残疾人的面包?又是谁在拿着残疾人的面包喂了狗?还是这面包本来就是子虚乌有?黑中介无耻,接受挂靠的企业无耻,那还有没有更无耻的?

既然巨额的残保金(包括福彩)花不出去,每年的支出收入悬殊那么大;每年兴建那么多的楼堂馆所,低保和重度残疾人的两补涨幅敢不敢超越物价?能不能给全国的重度残疾人每月多几块买面包的钱?能不能认真地用心地负责地教给残疾人挣面包帮助残疾人自己养活自己?可不可以?

《礼记·礼运篇》有一句话: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从古至今这都是美好的社会理想,也是对社会道德的要求。

古人尚有如此境界,今人能不能做得更好一点?是时候拷问反思中国的残疾人福利制度了!

最后说一句,那位兄弟,春天准备要饭的兄弟,建了微信斗地主的群。挣的钱除了他和爷爷吃饭买导尿包外还略有结余。不知道这是反抗还是犯罪,可耻还是不可耻?

我同样不轻不重地说了几句:这个不靠谱吧,不如找个门头房开个包子铺做点正经生意.....说这些也同样仅仅说说而已。

谢谢朋友们的支持,喜欢就让更多的朋友看到吧。

长按识别二维码,即可关注残障知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6ZMcvbcIjemNESFRaLgnFNCjmvyQbwSDxTXRW4rqPTy4WxareOvT6icr4cRL575k90yOqic8eUTvWWTRqJjiaREk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